簡介:

原來,感動…是一下子就會被心動越過的。

我懂得幸福的那天,也是我們的悲劇正式開始的那天…

故事要開始嚕~~~~~~~~~~~~~~~~~~~~~~~~~!!



綾靖的那頭半長髮,黑中帶點咖啡,站在太陽下,散出反射的光芒…越來越覺得,走在她的身邊,我只是個陪襯物…



「蒂,替我寫我和逸軒的故事好嗎?」綾靖突然開口,我嚇了一跳,將思緒從手中正創作的故事抽出來,偷偷看了眼數學老師,好險!他沒注意!「OK嗎?」她見我沒回答,又問。我點點頭。「好啊!等我寫完這個故事!」疑惑歸疑惑,我對她的故事,早就有興趣了!



這是開始,一段情傷的故事…

* * * * * * *

國三的畢業旅行,是我難忘的回憶…



「…那個…我問你一件事喔!」在墾丁福華的豪華旅館房間裡,我打室內電話給同樓層的逸軒,不為別的,只為鬧我身邊的依倫。

這件事其實很複雜,但也可以了解。不過,你一定很好奇,住同一層樓,為什麼要用電話〝交流〞,不能直接進出房間吧?理由很簡單,逸軒是公的。在這樣一所以管教出名的私立完全中學裡,不但禁止男女交往,連畢旅房間的安排都隔了十萬八千里,猶如牛郎織女千里相會一般。好在有電話,可以快速聯絡。那…你又好奇我為什麼要鬧依倫了吧?逸軒,我的好朋友,為了追依倫,告白N次,被拒絕N次。最奇怪的是,依倫是喜歡逸軒的,這樣表裡不一,欺負我好哥兒們的人,我可是不會原諒的…

「呃…什麼?」電話那頭,逸軒終於出聲回應我,我和同房的好友程悠晴,特地在畢旅找依倫同房,由此可見,本人心機之重了吧!

「呃…呵呵~那個…那個…」我眼珠子轉ㄚ轉的,果然我發現依倫想吃人的樣子…

逸軒有些不耐煩的回我:「哪個啦?」

我知道他的不耐煩,小小聲的說:「那個…我待會說的話,你不要當真喔!」我聽見他輕輕“嗯”了一聲,知道他答應後,我賊笑起來…「就那個嘛!那個…」我又“那個”起來…

「吼!妳很煩喔!不要一直那個那個啦!哪個啦?」逸軒的不耐煩讓我靜了下來,我撇向依倫,發現她豎起耳朵等著聽我跟逸軒的對話。

「你當我男友好不好?」

「好。」

他沒當真,這我當然知道,可是當我看見依倫那張比踩到狗屎還臭的臉時,就笑到翻天覆地了!

「你怎麼會這麼回答?」我問,這太合我意了嘛!

「聽妳一直那個來、那個去,猜不到也難吧?」他理所當然的回答,我已經笑到不能自拔了。

「你知道嗎?依倫的臉,好好笑喔!」我好不容易停下瘋笑,小小聲的說。

逸軒突地笑了幾聲,似乎還是很爽吧!「是喔?她的表情很“幹”嗎?」果然…他在暗爽。

「嗯,對啊!就先降子唄!我要睡了,晚安嚕!Bye!」我決定休息休息,不然會笑死。

「Bye!」逸軒一如往常的道別,掛了電話。



11月27日,我的報復心,其實誰也比不上…

* * * * * * *

玩了兩天,心境上卻像是瘋了N天,但該來的還是會來,我坐在遊覽車上,是該回家了…

「喂~」不知怎麼的,實在睡不著,轉過頭,我輕輕叫醒身旁的逸軒。

「嗯?」逸軒揉揉眼睛,熬夜,真不是人幹的,像我,一定是亞利安星球來的…

「問你一個問題喔!」我看他一臉睡意,決定單刀直入!

「喔。」這個冰塊,反應真冷!但是…我竟漸漸愛上這個冰塊。

「你要認真回答我喔!」

「喔。」我猜,他大概跟我是同個星球掉到地球上的吧…

「真的喔?」我再次強調,以免他裝傻。

「…妳到底問不問啊?」

我深吸一口氣。「當我男友好不好?」我認真的對冰塊告白,想把冰塊吞噬…

「好。」

我張大雙眼,難以置信。「吼~不要鬧啦!認真回答我,我很想知道耶!」

「我也很認真啊!」逸軒這個結冰的水瓶座,裝傻一流,無人能及…大概看見我眼裡的堅持了吧!他又加註。「我就說好了啊!」

可能是我天生不容易相信人吧…就是不信!「我喜歡你!」我苦笑,對這種人,非得認真不可!

「我也喜歡妳啊!」我撐大眼瞪他,會氣死…

我無法忍受,眉毛都快打結了!「鍾‧逸‧軒,你欠砍啊?認真點啦!」

「我很認真耶!」他跟著張大雙眼,表達他的弱勢和無辜。

「……」我就這樣一直跟他重複對話,說真的…跟這種人說話會氣死!

我靜下來,對著窗外發起呆,我知道,我這種行為很不好,一開始表明自己是開玩笑,但畢旅這兩天的相處,卻顛覆想法,心漸漸屬於他…

我閉上雙眼,決定用心喜歡逸軒,霎時之間,范行琛的臉浮現在我腦海,天…我忘了!在台北還有他這樣一個人,只怪當初一時衝動,為了“報答”而跟他在一起…

我望向窗外,真想趕快把一切結束,我想要我眼前的逸軒,想就這麼霸佔著他。



原來,感動…是一下子就會被心動越過的。

* * * * * * *

遊覽車下了安康交流道,停在安和路時,悠晴從椅背後探出頭來,「綾靖,待會妳跟逸軒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我看了逸軒一眼,在看向悠晴。「他又不一定會去…」我不是找藉口,逸軒家裡管的很嚴,要在晚飯過後回家,不知道有沒有可能…

雖然如此,逸軒打電話回去報備後,還是一起到學校附近吃鍋貼,悠晴在這時對我賊笑。「欸欸~大家來玩真心話,每個人都要玩喔!」我會意的點頭。

「題目…就說自己喜歡的人吧!」我就叫坐在身旁的悠晴開始,輪著下去,終於到了逸軒…

「逸軒,不要裝傻!嘿嘿…換你說嚕喔!」悠晴突然開口打破了逸軒的沉默。

「是啊是啊!你一定是說“她”嘛!」我跟著搭腔,「你別裝傻喔,快說啦!」

逸軒看著我,終於尷尬的開口。「呃…我喜歡妳啊!」

「最好是啦!」大家靜下來,全往我們這邊看。我發現,依倫的那張臭臉又擺出來了!

「真的啊!」

「這樣啊…那我可以親你嚕?」我忍著瘋笑努力裝認真。

「呃…嗯!」逸軒僵硬的坐在位子上,我們兩個就像演戲一般。

「呵~快點,過來啊!」我站起來,往他那邊靠近;他也起身,但卻不敢動彈。

我向他逼近,他終於不知所錯的開口:「呃~妳不要過來啦!」

大家鬧著鬧著,就這麼帶著累垮的身軀散會…

回到社區,逸軒還不想回家,我堅持陪他!〈嘿…這就是住同個社區的好處。〉

「逸軒,你在這邊等我一下喔!我先回家放東西。」我站在樓梯口,提醒他,看他點點頭,我提著行李往家的方向走。這時,傳出熟悉的手機鈴聲,來電顯示…范行琛!我嘆了口氣,無奈的接了起來:「喂…」

行琛興奮的說:「小綾,好想妳喔!我準備了禮物給妳喔!有沒有想我啊?」

「呃…行琛,我有件事跟你說…」我緩緩的開口。

「怎麼了…?」行琛似乎意識到我的態度不平常。

「…我們暫時分開一陣子,好不好?」

「…為什麼?明明一切都還好好的!為什麼?」他的聲音,我越聽越心虛…

「因為…經過這個畢旅,我很懷念跟朋友相處的日子。所以,我…」

范行琛打斷我。「我並沒有限制妳啊!」他著急的說。

我嘆氣。「我知道,但是…你總是會吃醋,我沒辦法自在的跟朋友混在一起,我真的…很懷念那種感覺…」這麼一瞬間,我感到抱歉。

「……」他沉默了好一陣子,回我的是電話掛斷得嘟嘟聲。

我繼續往家裡走,我知道,我只是為自己的心裡的悸動找個勉強的藉口,好讓我跟范行琛say good-bye…

回到家,我換了衣服,決定不讓心虛感淹沒自己…

* * * * * * *

遠遠的我就看見逸軒叼著煙和滿地的菸蒂。

「抱歉…」我緩緩的向他走去。

「妳很慢喔!」他往社區公園的方向走,我只是默默的跟著…

「怎麼了?妳被妳媽罵喔?」似乎…他發現了我隱藏的沉重心情。

「沒有啊!」我並不想提起范行琛。

「妳怪怪的喔!怎麼了?」

「我沒事啊!」我只能苦笑,現在這種情況,是我的錯。

或許他知道我不想說,不在多問,走進小公園,我們並肩而坐。

原本只是聊些閒話的…

「妳跟那個學長還好嗎?」他突然問到。

我心頭一緊,沉默良久。「我剛剛…跟他說…暫時分開!」我低下頭。

「原來妳心情不好是因為這個?」

我點點頭。「嗯…」

「怎麼了啊?」不知道他是遲鈍還是裝傻,他就是問了。

「呃…是我自己不好啦!我覺得他太黏了。另一個原因,因為…我喜歡上別人…」

「是喔?誰啊?」逸軒看著我,滿臉好奇。

我笑了起來。「呵呵…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我相信,這種暗示,夠明白了…

「誰啊?」他卻又問。我不想回答,他也沒再問。

坐了一下,我們只是道別,各自回家…

隔天,逸軒和我坐在社區籃球場一隅。

「那個…我跟你說喔…昨天的事,我不是開玩笑的!」我知道我不講明,他就不會懂。

「什麼東西啊?」他一臉莫名其妙,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

我尷尬的笑著…「就…在遊覽車上我跟你說的那些,我不是開玩笑的,只是你一直覺得我在開玩笑。」我鼓起勇氣說完,卻發現他愣住了!

「你的回答呢?」他沉默。

「你要我直接問嗎?」我又問,他卻想用傻笑帶過。

「當我男友好不好?」他還是傻笑…

「…我覺得妳在耍我耶!」沒想到面對女生的告白,他竟然是這樣回答!

「我沒有耍你啦!我是認真的。」我定定的看著他。

一片沉默中,他的手機突然響了…是逸軒的好友─翌安打來的。

「綾靖,我要去網咖找翌安,一起去吧!」我點點頭,跟著他往網咖的方向走。

到了網咖,逸軒說有事要問翌安,叫我在外面等一下…

「翌安說…可以答應妳。」過了3分鐘,逸軒走出來,這麼對我說。

我愣了一下。「等我一下,我去找翌安。」

我走進網咖,蹲在翌安旁邊。

「為什麼你會說“可以”?」我真的不懂…

「反正…這樣對逸軒比較好。」

「為什麼?」我很訝異他為什麼這麼說!

「沒差啊!這樣也有人陪他。」翌安還是淡淡的回我,視線沒離開螢幕。

* * * * * * *

「你決定好了嗎?」我看著逸軒。

「一定要現在回答嗎?」逸軒低頭特意迴避我的視線,似乎覺得尷尬吧!

「不一定啊!但,最好能現在回答嚕!」我仍然看著他。

他沉默下來,又突然開口。「你再問一次好不好?」

「什麼?」我裝傻,想拖延時間給自己心裡準備。

「就…妳剛剛問的啊!」

「當我男友好不好?」我決定做最後一次的賭注,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會馬上說是開玩笑,免的尷尬。

「好。」逸軒回視著我,我反應慢了好幾拍。

「真的?」我睜大眼睛,訝異的看著他。

「難道妳希望我說不好?」

「不是啊!只是…不敢相信!」其實,我心裡是有把握的,只是真的擁有了,竟覺得身處夢境。

「小綾。」范行琛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

「…!」這聲音…讓我感到錯愕!

范行琛似乎有話想對我說,我走向他。

「…妳的懷念,是他給你的,對嗎?」范行琛雙眼發紅的看著我。

「不算是吧!」我冷冷的回視他。這可是我和逸軒的重要時刻耶!

范行琛接著又開始一連串的胡鬧,我實在受不了,不想陪他鬧下去,轉身就走,卻發現逸軒不見了!

往回家的方向走了一小段路後,確定沒看見范行琛的蹤影,我撥了電話給逸軒。

「你偷跑喔!」

「因為不能太晚回家啦!走的那麼光明正大,哪叫偷跑?」

我笑了幾聲。「對了!你為什麼會答應我?你明明對我沒感覺啊!」

「有啊!」是嗎?但是感覺也有分的吧!…

走到家門口時,我下意識的回頭,看見范行琛的淚沿著臉龐漸漸滑落!

「…我晚點打給你,掰掰。」我的口氣變的嚴肅,逸軒似乎聽出了我的無奈,沒有多問。

「你都聽到了?」我面無表情的看著范行琛。

「嗯…」他的表情,很悲傷…

「對不起。」

范行琛卻跪了下來,哭個不停…

「求求妳,不要走…」他扯著我的衣角。

「你當初不是說,如果我要自由,你就會放我走的嗎!」

「可是…」他哽咽著。「我現在真的做不到…」

「…真的對不起,對不起,可是…我真的想跟他在一起。」我的淚也落下。

「……」

「求求你,我們結束吧!」我抓著范行琛,希望他成全我。

「你要好好跟他在一起…」似乎我的淚對他起了作用。

我自私的為我想得到的演了一場戲,我知道只要我哭,范行琛就會順著我。



11月30日,“心動”讓我變得不擇手段…

* * * * * * *

邁入12月,是我懂得幸福的那天,也是我們的悲劇正式開始的那天…



這天,跟悠晴約好了要去南勢角,我和逸軒站在公車站,遠遠地,范行琛騎車飆向我,將車停在我面前,我看著他,看見鮮紅的血流下…

「…」有點不知所措,等我回過神,趕緊拿衛生紙把他臉上的血逝去。

「你們要去哪裡?」范行琛眼中含著淚光。

「南勢角。」

「不要去好不好?」他用一種無辜的眼神看著我。

「不可能。」我轉頭,看見公車遠遠駛來。

「我走了,bye。」我拉著逸軒,頭也不回的上車…

* * * * * * *

「我剛被嚇到了耶!」逸軒邊笑邊說,讓我一臉錯愕。

「嗯…」我點點頭,有點恍神,難道他都不在意嗎?

「…剛剛的事你都沒感覺嗎?」看著逸軒一臉不在意的樣子,心裡有種酸酸的感覺!

「要有什麼感覺?」果然…他還是沒把我放在心上。

我微笑,輕輕搖頭,卻開始明白…愛上一個人的無奈。

* * * * * * *

2003年的第16天,逸軒和我還有另外兩對班對一起去西門町看電影,事實上,是為昊霖和心諭的分手舞台作佈景!所以,在電影看完後,逸軒、昱鳴和我負責把心諭留下來,而悠晴,抓著昊霖就往捷運站跑。

「心諭,昊霖…想跟妳分手。」

心諭苦笑了起來,猛搖頭,「不可能…你們騙我!」

「是真的。」

「騙人,你們騙我!我不信、不信、不信!」心諭終於忍不住,在西門町的街上崩潰。

我上前抱住心諭,想讓她哭個夠,她卻推開我,抓住逸軒就跑。

「心諭!」我立刻追了上去,而悠晴也來找我們會合。

站在廣場一角,我們5個人尷尬的面對面。

「我想…跟逸軒單獨去走走。」心諭突然開口的話打破了沉默,也令我快要失控…

逸軒尷尬的看著我,心諭卻又接著問,「可以嗎?」

我扯著嘴角,逼自己笑。「…隨便。」

又一陣沉默,心諭轉頭就跑,逸軒竟追了過去…

「我待會回來找你!」一片混亂中,逸軒回頭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就陪著心諭離去。

淚沒預期的落下,看不見昱鳴、看不見悠晴,也看不清逸軒的背影…我轉身往人群中跑,夜晚的西門町很熱鬧,唯獨我蹲在角落放聲痛哭…

稍微冷靜後,我擦乾眼淚,走到剛才離開的地方,看見悠晴著急的對著電話吼!「你怕心諭出事就不怕綾靖出事嗎?」想必,電話那頭是逸軒吧!

「悠晴…」我出聲叫住她。

「…她回來了啦!你趕快過來。」悠晴又對著電話說。[wills1]

「綾靖!妳知不知道我快被你嚇死了!」悠晴奔向我,她那張急的快飆淚的臉,讓我很歉疚。

「對不起嘛!」我抱著悠晴,努力笑著,不讓淚再落下。

「綾靖!」逸軒走了過來,我卻一點都不想看到他,也不想理他。

「妳幹嘛啊?」逸軒的口氣很無奈、很無辜。

我依然沒理會,只是靜靜的跟著走到了路口,看到了心諭。

心諭一臉無辜的看著我和悠晴。「我不想看到妳們耶…」

悠晴原本擔憂的臉瞬間變色。「靠!又不是我們害你們分手的,他媽的我才不想看到妳勒!掯!」像炸彈爆炸似的,悠晴停不了怒氣,轉身就跑。

「悠晴!」我追了上去,逸軒和昱鳴卻都沒追來。

我和悠晴跑去拍大頭貼,後來在唱片行和昱鳴會合…

這時,鈴聲響起,是我為逸軒特別設定的鈴聲,我準備把電話掛掉,悠晴卻把電話搶去。「鍾逸軒,你在哪裡啦?」

「…悠晴,幫我留住綾靖,我現在回去!」

「…我要回去了。」現在見到逸軒,我怕我會再度失控。

悠晴卻抓住我。「等一下啦!逸軒馬上就來了。」

禁不起悠晴的一再挽留,我還是等到逸軒來了。

「不要生氣了嘛!對不起、對不起…」逸軒不停的道歉,這一刻,我好想緊緊的抱住他…

「幹嘛道歉?你又沒有做錯什麼!」我的心情,讓我無法冷靜思考。

逸軒還是拼命的道歉,直到心諭打電話來,逸軒將電話遞給我。「心諭找你。」

我接過手機,就不明白,心諭明明有我的號碼,沒必要打給逸軒,再說要找我吧?

「幹嘛?」我壓抑著怒氣。

「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心諭拼命道歉,我卻不以為然。

「我不可能原諒她的!」我將手機還給逸軒,冷冷的對逸軒說。

逸軒並沒回答,只是默默的看著我…



原來,愛你的心已遠遠超出我預料…

* * * * * * *

窗外艷陽高照,萬物也被同化,溫度越升越高,趁著暑假閒暇,我依偎著我的太陽,享受幸福…

這天,我和往常一樣偷親逸軒的臉頰,奇怪的是,平常早就嚇到愣住的他,一點反應也沒有。

「喂!你死啦?」我好奇的靠近他,他仍然沒有反應。

「你被嚇習慣嚕喔?理我啦!」突然間,逸軒將我拉近…這一刻,是踏實的。

溫熱的唇交接,還來不及反應,停留了幾秒,我猛的起身離開他身邊,不敢看他。這次之後,逸軒似乎越來越大膽,雖然只侷限在KISS,心裡卻是滿滿的幸福!

* * * * * * *

「綾靖,你真的要繼續寫下去嗎?我…會害羞耶!」我看著眼前的手稿,實在不知該如何下手。

「每次…每次只要一想到…這段情節,就覺得很好笑!哈哈…」綾靖笑的跟瘋子一樣,臉上竟浮現了淡淡的甜…

我看著她,原來…只要有愛,再冷淡的人也會有這樣的面容。

* * * * * * *

「哇~你好瘦喔!」我拉著逸軒身上的T-shirt,邊躲邊笑。

逸軒左抓右搶,想拿回衣服,「好啦!衣服還我啦!…」

玩了十幾分鐘,有點像在摔角,終於累了,我攤在逸軒身上,繼續很“文靜”的玩著,不讓他休息。

似乎很多情侶都是這樣,摔角玩著玩著,就黏在一起,開始…舌戰!

「欸…你慾火焚身喔?」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發現逸軒的體溫越升越高!

「對啊!你怎麼知道?」他雖然笑的邪惡,眼神卻很認真,我不得不懷疑,我會被吃掉…

「……」我睜大了雙眼,有點尷尬,這個情況,到底該怎麼辦ㄚ?「呃…呵呵!幸好你現在什麼都不會做。」我傻笑著,想化解內心的緊張。

「如果會呢?」逸軒的眼神,是以前未見過的認真…

天ㄚ!今天的逸軒,真的“獸性大發”了!每句話都讓我不知該怎麼接下去。我撇過頭,怕被發現我不知所錯的臉。「那…那就再說啦!」

下一瞬間,開門聲驚醒如此曖昧的我們,逸軒的媽媽回來了,我便躲進床下。趁著空檔,溜出他家。

後來,逸軒的媽媽幾乎都待在家,而我們見面的機會,頓時降為零,我卻不覺得寂寞,我看的見我們真實的情感,相信逸軒會很愛很愛我,至少現在會…

* * * * * * *

「我們分手好不好…?」8月27日,從我手機傳出去的簡訊,是不是…也讓逸軒心碎了?

隔天早上,手機有未讀的簡訊。「早該想到了,我常常不能陪你,你還是習慣跟他們在一起吧!找人…要找好一點的啊!」

淚滴落了,為什麼不挽回?明明說過愛我的…「我在意的不是你能不能陪我…」我回了簡訊。

過了一陣子,卻像一世紀的時間,逸軒回了簡訊。「既然不要我,就別再理我。」

他的這句話,就像雪地裡的冰一樣冷,我忍著眼眶裡的淚,我知道,一旦淚落下,心會再度破碎。「不是不要,是我要不起。」這份愛,感覺好透明,你懂嗎?逸軒…

「我管你是怎樣!」無情的字從手機傳出,像是宣判我的死期,令我不知所措,只是呆呆的望著遠方,視線朦朧…

晚上,悠晴打了通電話給逸軒。

「喂~你都不想挽回嗎?」

逸軒沒有回答,這通電話短短一句話畫下句點,沒有結果。

我按下手機上的通話鍵,想再跟逸軒說說話。

「為什麼你都不挽回?」我不懂,難道我們之間只能由我主動嗎?我努力的平撫自己的聲音,內心卻是波濤洶湧。

「…」回我的,是一陣沉默。

「你覺得現在這種局面是我的錯嗎?」

「不是啊。」他回我,口氣卻是無奈、不爽和不耐煩。

我緩緩的說出實話,希望他能懂。「其實,我不是真的想分手啊…」

逸軒沒回答,過了一下,他掛了電話,關機…



你總是用沉默對我,面對我…真的讓你那麼無言嗎?

* * * * * * *

9月1日,是逸軒上的高中的註冊日,正好有個同學跟逸軒上了同所學校,我死求爛求,終於求到他的幫助,他跟著逸軒回到我們住的社區,並幫我欄住逸軒。

「你倒底是來找誰啊?」逸軒看著他,似乎得到答案,卻想更確定的問。

「呃…尹綾靖。」他硬著頭皮說。

「操你媽的!@#$%^&*…賤女人,幹!」逸軒氣的罵出一連串的髒話,接著轉身就走。

我趕到的時候,逸軒已經去了網咖,我急急忙忙的衝向網咖,逸軒看到我,似乎…心情又起伏了吧!我靜靜的坐在他身旁,不敢開口,也不敢看他。

逸軒看著我,似乎感到好奇,平常的我,絕對不會這麼安靜。過了一下,他把剛開的電腦讓給別人,走出網咖。我急忙追了出去,拉住他,定定的望著。

「幹嘛?」逸軒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看著他的表情,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看我不說話,又繼續走。

我仍靜靜的跟在他身後,跟他保持了那麼一小段的距離。

「妳不要一直跟著我啦!」他轉過頭。[wills2]

「我…我有權力決定自己要去哪裡啊!放心啦!我不會跟到你家門口的。」我努力的微笑著。

逸軒沒有回我,轉頭又繼續走,然後,再次停下腳步,再次回頭。「妳回去啦!」他的口氣不像之前那麼差,我相信他只是氣過頭,不是真的不要我。

「…」我低下頭,不敢看他。

「走啦…」他的口氣似乎不耐煩了起來,我仍是沉默。「妳不走是不是?好,我走!」

這時,我真的好佩服自己,覺得自己好堅強,眼淚…竟沒有掉下來。心,卻真的很痛很痛。

走到停車場的時候,逸軒或許真的忍無可忍。「妳很煩耶!走啦!」他幾乎是用吼的,一直趕我走。我依然沉默,或許我怕,一開口,淚…會不聽話。

逸軒回到家後,我坐在他家樓下,眼淚開始飆。我拿著手機撥給所有我能找的人,卻都沒用,逸軒很堅持,我知道錯了,真的,我知道我錯了…

* * * * * * *

「逸軒,你們現在到底是…?你想分手還是想在一起啊?」

「分手。」

逸軒陪翌安來學校領制服,他看到我的時候,臉還是很臭,身旁的朋友實在看不下去了,上前問逸軒,而答案…卻是我預料中的。

後來,逸軒要去他的學校領制服,我陪同學去吃飯。

「你現在還喜不喜歡綾靖?」同學好心的幫我打給逸軒。

看見手機掛上,卻沒人給我答案,我心裡已經有底。「他說了什麼?」我還是問了。

同學跟我搖搖頭。「他說…NO!」

我的臉色黯淡的下來。「嗯…」

「他好像在網咖,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很像…」

聽到同學這樣說,我找遍了學校附近所有的網咖,仍然沒有看見逸軒的身影。同學又幫我撥了電話給他,然後,我接過電話…

「你真的…不喜歡我了嗎?」我的口氣,滿是受傷。

逸軒無奈的回我。「就算喜歡也沒有用啊!」

「為什麼?」我真的不懂,是不是我愛的方式錯了?

「我覺得…跟妳在一起很累…」逸軒無奈的回答。

聽到他這樣說,我覺得似乎他跟我在一起很不快樂,我不要成為負擔…講著講著,我又哭了!原來…只要不在他面前,眼淚就會落下…

「…為什麼?」我也覺得累啊!為什麼你就不能陪我撐下去…

「不要哭了啦!」逸軒無奈的語氣好像帶了一點點的溫柔,卻又突然散發著怒氣。「我不想被耍!」

「難道你覺得我之前都在耍你,都沒有認真嗎?」我懷疑我開始語無倫次…

「沒有啊…」逸軒在電話那頭,離我似乎很遙遠,我又繼續哭了起來。「為什麼一定要我挽回?」他突然問,我很訝異。

我很定定的說,「因為我希望啊!」沉默又環繞在我們之間,淚除了落,還是落。「我能不能去找你?」

「………」

「我拿個東西給你就好。」我嘆氣,知道或許不該期待的。

「什麼東西?」逸軒問。

我定定的回他。「紙條。」

* * * * * * *

『是不是就算沒有那些條件,除非我想,不然你不會離開…?』

『不是!就算妳想,我也不會離開…』逸軒,你知道嗎?當我看到紙條上你的回答的時候,有多開心…?但這個承諾,如今幻滅了嗎?



「綾靖,傳這張紙條的時候,逸軒一定很愛妳…」我坐在綾靖的位置上,看著她。

「我不知道,也許吧…」她站在我面前,面無表情,是她最擅長的。「那是個承諾,但是現在…不知道還算不算數?」

男人常用一些承諾輕鬆鎖住女人的忠貞,但女人卻無法用言語換取男人的心…男人啊…你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 * * * * * *

經過他的同意,我飆計程車到他們學校等。

在校門口,逸軒看我的眼神和之前不一樣,有無奈,也似乎知道我也受傷了。我意識到,似乎要我哭了,他才會有感覺…

逸軒進學校領制服辦手續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進去嗎?進去了,我找的到他嗎?離開嗎?離開了,那麼分手真的是我想要的嗎?該何去何從,我不知道…炎炎夏日,我在校門口等了兩個多小時,正值中午時分,太陽對著我直射,我卻不覺得溫暖…

「你在幹嘛啊?」逸軒拿著大包小包的制服走出校門,看見我還在,卻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我對著他苦笑。「因為我不知道要去哪…」真的,我只想留在他身邊…

他沒回應我,轉身往公車站走,走了一小段距離後,才注意到我的存在,但他卻沒有開口,因此,我只能隔著距離看著他。

他上了公車,我跟著上去,卻不敢離他太近,這是我第一次,這樣擔心失去一個人…逸軒看著我,對我使了個眼色,示意要我坐下,我不敢有任何反應,乖乖的坐著,他就這麼跟著坐在我身邊。緊張,是我心裡唯一有的。

我們之間環繞著沉默,腦中不停的運轉著,結論有如水滴般凝聚在一起,有了覺悟…我小心翼翼的將頭靠在他肩上,這樣是幸福嗎?如果是,恐怕也是最後一次…他的情緒似乎也起了變化,但我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淚水,在我眼眶裡打轉,但終究是忍住了!我告訴自己,在他面前,我要堅強,為了他快樂,絕不能哭!我要他幸福快樂,無論自己變的怎樣…

下車之後,他陪我走回家。「我不想回家…」走到一半時,我期盼的看著他,心裡有個聲音強烈的警告我,如果這條路走完,他將不會再陪我走下去!

「走啦!」逸軒卻只是面無表情,用淡淡的口吻回我這兩個字。

腳步再次移動了起來,這次停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家門口。

「我真的不想回去…」坐在階梯上,雙眼直直的看著逸軒,或許,我是想從他眼裡讀到些什麼…「你不走嗎?先回去啊!」我保持著微笑,也許像哭,但還是希望他記得我的,是最好的那一面。

逸軒回我的是一陣沉默,他沒表情,也沒說話,只是回視著我。

「你這樣會讓我更不想分手喔!」我努力讓嘴角畫出最美的弧度,但淚水真的就快潰堤了…

「哼…」他的嘴角冷冷的向上彎,轉身離開,不再有留戀…?

我看著他離去的方向,突然意識過來,不該就這麼放棄!他並沒有告訴我,他的答案呢?

「答案呢?」我撥了手機上的通話鍵,希望還能挽回。

「分手啦!」無奈的口氣,讓我的腦中被震的一片空白。他掛了電話,並立刻關機。

我不要分手啊!腦中閃過的,就是不要分手。我的淚再也止不住的落下,發瘋似的往他家的方向跑。後來才得知,他去了網咖找翌安,並沒有馬上回家…那麼,他是不是看到了已經崩潰的我?

「我也不知道自已為什麼非你不可…」這天,傳了好多簡訊,就是希望他回頭。

凌晨,我的手機震了兩下。

「害妳哭了,對不起,但是妳以後不能再惹我生氣了喔!」

事情似乎是結束了,我應該高興的,為什麼還是哭了?只不過這麼7天,掉的淚比出生以來還多很多。或許,從跟他在一起的那天開始,我就看不見自己…[wills3]

* * * * * * *

「綾靖,我不懂…妳為什麼說看不見自己…?」我抬頭看著她。

「這件事,逸軒大概也受傷了吧!也許…當他看到簡訊裡〝分手〞兩個字的時候,也是很難過的!因為我的任性,傷了兩個人的心…」她看著我,再低頭看著我手上的稿。

我沒回應她。〝看不見自己〞…已經清楚表明了。如果我是她,這樣的寂寞,會將我淹沒!因為,我還有自己。

「優蒂,妳知道嗎…」綾靖再次開口。「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逸軒那時候有看到我哭,看到我崩潰,才會傳那封簡訊給我…」她淡下雙眸,口氣有受傷的味道,眼神有受傷的痕跡…

* * * * * * *

事情過了快一年,時間穿梭之快,不得不令人佩服。但是回家的那條路,我依然不想靠近,總覺得,只要走在那條路上,一切…似乎會重演!

寂寞排山倒海而來,只是我已經渡過…

你沒有錯,我沒有錯,是一陣風,吹熄了承諾…

-----------------------------------------------------------------------------------------------------------------------------------------------------------------------------------------------------------------------------------------------------

請各位仔細聆聽

怡蓉所準備的

專輯吧^^

都是怡蓉所愛的!

謝謝大家

怡蓉敬啟

24 songs

Playlist description

簡介:

原來,感動…是一下子就會被心動越過的。

我懂得幸福的那天,也是我們的悲劇正式開始的那天…

故事要開始嚕~~~~~~~~~~~~~~~~~~~~~~~~~!!



綾靖的那頭半長髮,黑中帶點咖啡,站在太陽下,散出反射的光芒…越來越覺得,走在她的身邊,我只是個陪襯物…



「蒂,替我寫我和逸軒的故事好嗎?」綾靖突然開口,我嚇了一跳,將思緒從手中正創作的故事抽出來,偷偷看了眼數學老師,好險!他沒注意!「OK嗎?」她見我沒回答,又問。我點點頭。「好啊!等我寫完這個故事!」疑惑歸疑惑,我對她的故事,早就有興趣了!



這是開始,一段情傷的故事…

* * * * * * *

國三的畢業旅行,是我難忘的回憶…



「…那個…我問你一件事喔!」在墾丁福華的豪華旅館房間裡,我打室內電話給同樓層的逸軒,不為別的,只為鬧我身邊的依倫。

這件事其實很複雜,但也可以了解。不過,你一定很好奇,住同一層樓,為什麼要用電話〝交流〞,不能直接進出房間吧?理由很簡單,逸軒是公的。在這樣一所以管教出名的私立完全中學裡,不但禁止男女交往,連畢旅房間的安排都隔了十萬八千里,猶如牛郎織女千里相會一般。好在有電話,可以快速聯絡。那…你又好奇我為什麼要鬧依倫了吧?逸軒,我的好朋友,為了追依倫,告白N次,被拒絕N次。最奇怪的是,依倫是喜歡逸軒的,這樣表裡不一,欺負我好哥兒們的人,我可是不會原諒的…

「呃…什麼?」電話那頭,逸軒終於出聲回應我,我和同房的好友程悠晴,特地在畢旅找依倫同房,由此可見,本人心機之重了吧!

「呃…呵呵~那個…那個…」我眼珠子轉ㄚ轉的,果然我發現依倫想吃人的樣子…

逸軒有些不耐煩的回我:「哪個啦?」

我知道他的不耐煩,小小聲的說:「那個…我待會說的話,你不要當真喔!」我聽見他輕輕“嗯”了一聲,知道他答應後,我賊笑起來…「就那個嘛!那個…」我又“那個”起來…

「吼!妳很煩喔!不要一直那個那個啦!哪個啦?」逸軒的不耐煩讓我靜了下來,我撇向依倫,發現她豎起耳朵等著聽我跟逸軒的對話。

「你當我男友好不好?」

「好。」

他沒當真,這我當然知道,可是當我看見依倫那張比踩到狗屎還臭的臉時,就笑到翻天覆地了!

「你怎麼會這麼回答?」我問,這太合我意了嘛!

「聽妳一直那個來、那個去,猜不到也難吧?」他理所當然的回答,我已經笑到不能自拔了。

「你知道嗎?依倫的臉,好好笑喔!」我好不容易停下瘋笑,小小聲的說。

逸軒突地笑了幾聲,似乎還是很爽吧!「是喔?她的表情很“幹”嗎?」果然…他在暗爽。

「嗯,對啊!就先降子唄!我要睡了,晚安嚕!Bye!」我決定休息休息,不然會笑死。

「Bye!」逸軒一如往常的道別,掛了電話。



11月27日,我的報復心,其實誰也比不上…

* * * * * * *

玩了兩天,心境上卻像是瘋了N天,但該來的還是會來,我坐在遊覽車上,是該回家了…

「喂~」不知怎麼的,實在睡不著,轉過頭,我輕輕叫醒身旁的逸軒。

「嗯?」逸軒揉揉眼睛,熬夜,真不是人幹的,像我,一定是亞利安星球來的…

「問你一個問題喔!」我看他一臉睡意,決定單刀直入!

「喔。」這個冰塊,反應真冷!但是…我竟漸漸愛上這個冰塊。

「你要認真回答我喔!」

「喔。」我猜,他大概跟我是同個星球掉到地球上的吧…

「真的喔?」我再次強調,以免他裝傻。

「…妳到底問不問啊?」

我深吸一口氣。「當我男友好不好?」我認真的對冰塊告白,想把冰塊吞噬…

「好。」

我張大雙眼,難以置信。「吼~不要鬧啦!認真回答我,我很想知道耶!」

「我也很認真啊!」逸軒這個結冰的水瓶座,裝傻一流,無人能及…大概看見我眼裡的堅持了吧!他又加註。「我就說好了啊!」

可能是我天生不容易相信人吧…就是不信!「我喜歡你!」我苦笑,對這種人,非得認真不可!

「我也喜歡妳啊!」我撐大眼瞪他,會氣死…

我無法忍受,眉毛都快打結了!「鍾‧逸‧軒,你欠砍啊?認真點啦!」

「我很認真耶!」他跟著張大雙眼,表達他的弱勢和無辜。

「……」我就這樣一直跟他重複對話,說真的…跟這種人說話會氣死!

我靜下來,對著窗外發起呆,我知道,我這種行為很不好,一開始表明自己是開玩笑,但畢旅這兩天的相處,卻顛覆想法,心漸漸屬於他…

我閉上雙眼,決定用心喜歡逸軒,霎時之間,范行琛的臉浮現在我腦海,天…我忘了!在台北還有他這樣一個人,只怪當初一時衝動,為了“報答”而跟他在一起…

我望向窗外,真想趕快把一切結束,我想要我眼前的逸軒,想就這麼霸佔著他。



原來,感動…是一下子就會被心動越過的。

* * * * * * *

遊覽車下了安康交流道,停在安和路時,悠晴從椅背後探出頭來,「綾靖,待會妳跟逸軒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我看了逸軒一眼,在看向悠晴。「他又不一定會去…」我不是找藉口,逸軒家裡管的很嚴,要在晚飯過後回家,不知道有沒有可能…

雖然如此,逸軒打電話回去報備後,還是一起到學校附近吃鍋貼,悠晴在這時對我賊笑。「欸欸~大家來玩真心話,每個人都要玩喔!」我會意的點頭。

「題目…就說自己喜歡的人吧!」我就叫坐在身旁的悠晴開始,輪著下去,終於到了逸軒…

「逸軒,不要裝傻!嘿嘿…換你說嚕喔!」悠晴突然開口打破了逸軒的沉默。

「是啊是啊!你一定是說“她”嘛!」我跟著搭腔,「你別裝傻喔,快說啦!」

逸軒看著我,終於尷尬的開口。「呃…我喜歡妳啊!」

「最好是啦!」大家靜下來,全往我們這邊看。我發現,依倫的那張臭臉又擺出來了!

「真的啊!」

「這樣啊…那我可以親你嚕?」我忍著瘋笑努力裝認真。

「呃…嗯!」逸軒僵硬的坐在位子上,我們兩個就像演戲一般。

「呵~快點,過來啊!」我站起來,往他那邊靠近;他也起身,但卻不敢動彈。

我向他逼近,他終於不知所錯的開口:「呃~妳不要過來啦!」

大家鬧著鬧著,就這麼帶著累垮的身軀散會…

回到社區,逸軒還不想回家,我堅持陪他!〈嘿…這就是住同個社區的好處。〉

「逸軒,你在這邊等我一下喔!我先回家放東西。」我站在樓梯口,提醒他,看他點點頭,我提著行李往家的方向走。這時,傳出熟悉的手機鈴聲,來電顯示…范行琛!我嘆了口氣,無奈的接了起來:「喂…」

行琛興奮的說:「小綾,好想妳喔!我準備了禮物給妳喔!有沒有想我啊?」

「呃…行琛,我有件事跟你說…」我緩緩的開口。

「怎麼了…?」行琛似乎意識到我的態度不平常。

「…我們暫時分開一陣子,好不好?」

「…為什麼?明明一切都還好好的!為什麼?」他的聲音,我越聽越心虛…

「因為…經過這個畢旅,我很懷念跟朋友相處的日子。所以,我…」

范行琛打斷我。「我並沒有限制妳啊!」他著急的說。

我嘆氣。「我知道,但是…你總是會吃醋,我沒辦法自在的跟朋友混在一起,我真的…很懷念那種感覺…」這麼一瞬間,我感到抱歉。

「……」他沉默了好一陣子,回我的是電話掛斷得嘟嘟聲。

我繼續往家裡走,我知道,我只是為自己的心裡的悸動找個勉強的藉口,好讓我跟范行琛say good-bye…

回到家,我換了衣服,決定不讓心虛感淹沒自己…

* * * * * * *

遠遠的我就看見逸軒叼著煙和滿地的菸蒂。

「抱歉…」我緩緩的向他走去。

「妳很慢喔!」他往社區公園的方向走,我只是默默的跟著…

「怎麼了?妳被妳媽罵喔?」似乎…他發現了我隱藏的沉重心情。

「沒有啊!」我並不想提起范行琛。

「妳怪怪的喔!怎麼了?」

「我沒事啊!」我只能苦笑,現在這種情況,是我的錯。

或許他知道我不想說,不在多問,走進小公園,我們並肩而坐。

原本只是聊些閒話的…

「妳跟那個學長還好嗎?」他突然問到。

我心頭一緊,沉默良久。「我剛剛…跟他說…暫時分開!」我低下頭。

「原來妳心情不好是因為這個?」

我點點頭。「嗯…」

「怎麼了啊?」不知道他是遲鈍還是裝傻,他就是問了。

「呃…是我自己不好啦!我覺得他太黏了。另一個原因,因為…我喜歡上別人…」

「是喔?誰啊?」逸軒看著我,滿臉好奇。

我笑了起來。「呵呵…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我相信,這種暗示,夠明白了…

「誰啊?」他卻又問。我不想回答,他也沒再問。

坐了一下,我們只是道別,各自回家…

隔天,逸軒和我坐在社區籃球場一隅。

「那個…我跟你說喔…昨天的事,我不是開玩笑的!」我知道我不講明,他就不會懂。

「什麼東西啊?」他一臉莫名其妙,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

我尷尬的笑著…「就…在遊覽車上我跟你說的那些,我不是開玩笑的,只是你一直覺得我在開玩笑。」我鼓起勇氣說完,卻發現他愣住了!

「你的回答呢?」他沉默。

「你要我直接問嗎?」我又問,他卻想用傻笑帶過。

「當我男友好不好?」他還是傻笑…

「…我覺得妳在耍我耶!」沒想到面對女生的告白,他竟然是這樣回答!

「我沒有耍你啦!我是認真的。」我定定的看著他。

一片沉默中,他的手機突然響了…是逸軒的好友─翌安打來的。

「綾靖,我要去網咖找翌安,一起去吧!」我點點頭,跟著他往網咖的方向走。

到了網咖,逸軒說有事要問翌安,叫我在外面等一下…

「翌安說…可以答應妳。」過了3分鐘,逸軒走出來,這麼對我說。

我愣了一下。「等我一下,我去找翌安。」

我走進網咖,蹲在翌安旁邊。

「為什麼你會說“可以”?」我真的不懂…

「反正…這樣對逸軒比較好。」

「為什麼?」我很訝異他為什麼這麼說!

「沒差啊!這樣也有人陪他。」翌安還是淡淡的回我,視線沒離開螢幕。

* * * * * * *

「你決定好了嗎?」我看著逸軒。

「一定要現在回答嗎?」逸軒低頭特意迴避我的視線,似乎覺得尷尬吧!

「不一定啊!但,最好能現在回答嚕!」我仍然看著他。

他沉默下來,又突然開口。「你再問一次好不好?」

「什麼?」我裝傻,想拖延時間給自己心裡準備。

「就…妳剛剛問的啊!」

「當我男友好不好?」我決定做最後一次的賭注,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會馬上說是開玩笑,免的尷尬。

「好。」逸軒回視著我,我反應慢了好幾拍。

「真的?」我睜大眼睛,訝異的看著他。

「難道妳希望我說不好?」

「不是啊!只是…不敢相信!」其實,我心裡是有把握的,只是真的擁有了,竟覺得身處夢境。

「小綾。」范行琛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

「…!」這聲音…讓我感到錯愕!

范行琛似乎有話想對我說,我走向他。

「…妳的懷念,是他給你的,對嗎?」范行琛雙眼發紅的看著我。

「不算是吧!」我冷冷的回視他。這可是我和逸軒的重要時刻耶!

范行琛接著又開始一連串的胡鬧,我實在受不了,不想陪他鬧下去,轉身就走,卻發現逸軒不見了!

往回家的方向走了一小段路後,確定沒看見范行琛的蹤影,我撥了電話給逸軒。

「你偷跑喔!」

「因為不能太晚回家啦!走的那麼光明正大,哪叫偷跑?」

我笑了幾聲。「對了!你為什麼會答應我?你明明對我沒感覺啊!」

「有啊!」是嗎?但是感覺也有分的吧!…

走到家門口時,我下意識的回頭,看見范行琛的淚沿著臉龐漸漸滑落!

「…我晚點打給你,掰掰。」我的口氣變的嚴肅,逸軒似乎聽出了我的無奈,沒有多問。

「你都聽到了?」我面無表情的看著范行琛。

「嗯…」他的表情,很悲傷…

「對不起。」

范行琛卻跪了下來,哭個不停…

「求求妳,不要走…」他扯著我的衣角。

「你當初不是說,如果我要自由,你就會放我走的嗎!」

「可是…」他哽咽著。「我現在真的做不到…」

「…真的對不起,對不起,可是…我真的想跟他在一起。」我的淚也落下。

「……」

「求求你,我們結束吧!」我抓著范行琛,希望他成全我。

「你要好好跟他在一起…」似乎我的淚對他起了作用。

我自私的為我想得到的演了一場戲,我知道只要我哭,范行琛就會順著我。



11月30日,“心動”讓我變得不擇手段…

* * * * * * *

邁入12月,是我懂得幸福的那天,也是我們的悲劇正式開始的那天…



這天,跟悠晴約好了要去南勢角,我和逸軒站在公車站,遠遠地,范行琛騎車飆向我,將車停在我面前,我看著他,看見鮮紅的血流下…

「…」有點不知所措,等我回過神,趕緊拿衛生紙把他臉上的血逝去。

「你們要去哪裡?」范行琛眼中含著淚光。

「南勢角。」

「不要去好不好?」他用一種無辜的眼神看著我。

「不可能。」我轉頭,看見公車遠遠駛來。

「我走了,bye。」我拉著逸軒,頭也不回的上車…

* * * * * * *

「我剛被嚇到了耶!」逸軒邊笑邊說,讓我一臉錯愕。

「嗯…」我點點頭,有點恍神,難道他都不在意嗎?

「…剛剛的事你都沒感覺嗎?」看著逸軒一臉不在意的樣子,心裡有種酸酸的感覺!

「要有什麼感覺?」果然…他還是沒把我放在心上。

我微笑,輕輕搖頭,卻開始明白…愛上一個人的無奈。

* * * * * * *

2003年的第16天,逸軒和我還有另外兩對班對一起去西門町看電影,事實上,是為昊霖和心諭的分手舞台作佈景!所以,在電影看完後,逸軒、昱鳴和我負責把心諭留下來,而悠晴,抓著昊霖就往捷運站跑。

「心諭,昊霖…想跟妳分手。」

心諭苦笑了起來,猛搖頭,「不可能…你們騙我!」

「是真的。」

「騙人,你們騙我!我不信、不信、不信!」心諭終於忍不住,在西門町的街上崩潰。

我上前抱住心諭,想讓她哭個夠,她卻推開我,抓住逸軒就跑。

「心諭!」我立刻追了上去,而悠晴也來找我們會合。

站在廣場一角,我們5個人尷尬的面對面。

「我想…跟逸軒單獨去走走。」心諭突然開口的話打破了沉默,也令我快要失控…

逸軒尷尬的看著我,心諭卻又接著問,「可以嗎?」

我扯著嘴角,逼自己笑。「…隨便。」

又一陣沉默,心諭轉頭就跑,逸軒竟追了過去…

「我待會回來找你!」一片混亂中,逸軒回頭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就陪著心諭離去。

淚沒預期的落下,看不見昱鳴、看不見悠晴,也看不清逸軒的背影…我轉身往人群中跑,夜晚的西門町很熱鬧,唯獨我蹲在角落放聲痛哭…

稍微冷靜後,我擦乾眼淚,走到剛才離開的地方,看見悠晴著急的對著電話吼!「你怕心諭出事就不怕綾靖出事嗎?」想必,電話那頭是逸軒吧!

「悠晴…」我出聲叫住她。

「…她回來了啦!你趕快過來。」悠晴又對著電話說。[wills1]

「綾靖!妳知不知道我快被你嚇死了!」悠晴奔向我,她那張急的快飆淚的臉,讓我很歉疚。

「對不起嘛!」我抱著悠晴,努力笑著,不讓淚再落下。

「綾靖!」逸軒走了過來,我卻一點都不想看到他,也不想理他。

「妳幹嘛啊?」逸軒的口氣很無奈、很無辜。

我依然沒理會,只是靜靜的跟著走到了路口,看到了心諭。

心諭一臉無辜的看著我和悠晴。「我不想看到妳們耶…」

悠晴原本擔憂的臉瞬間變色。「靠!又不是我們害你們分手的,他媽的我才不想看到妳勒!掯!」像炸彈爆炸似的,悠晴停不了怒氣,轉身就跑。

「悠晴!」我追了上去,逸軒和昱鳴卻都沒追來。

我和悠晴跑去拍大頭貼,後來在唱片行和昱鳴會合…

這時,鈴聲響起,是我為逸軒特別設定的鈴聲,我準備把電話掛掉,悠晴卻把電話搶去。「鍾逸軒,你在哪裡啦?」

「…悠晴,幫我留住綾靖,我現在回去!」

「…我要回去了。」現在見到逸軒,我怕我會再度失控。

悠晴卻抓住我。「等一下啦!逸軒馬上就來了。」

禁不起悠晴的一再挽留,我還是等到逸軒來了。

「不要生氣了嘛!對不起、對不起…」逸軒不停的道歉,這一刻,我好想緊緊的抱住他…

「幹嘛道歉?你又沒有做錯什麼!」我的心情,讓我無法冷靜思考。

逸軒還是拼命的道歉,直到心諭打電話來,逸軒將電話遞給我。「心諭找你。」

我接過手機,就不明白,心諭明明有我的號碼,沒必要打給逸軒,再說要找我吧?

「幹嘛?」我壓抑著怒氣。

「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心諭拼命道歉,我卻不以為然。

「我不可能原諒她的!」我將手機還給逸軒,冷冷的對逸軒說。

逸軒並沒回答,只是默默的看著我…



原來,愛你的心已遠遠超出我預料…

* * * * * * *

窗外艷陽高照,萬物也被同化,溫度越升越高,趁著暑假閒暇,我依偎著我的太陽,享受幸福…

這天,我和往常一樣偷親逸軒的臉頰,奇怪的是,平常早就嚇到愣住的他,一點反應也沒有。

「喂!你死啦?」我好奇的靠近他,他仍然沒有反應。

「你被嚇習慣嚕喔?理我啦!」突然間,逸軒將我拉近…這一刻,是踏實的。

溫熱的唇交接,還來不及反應,停留了幾秒,我猛的起身離開他身邊,不敢看他。這次之後,逸軒似乎越來越大膽,雖然只侷限在KISS,心裡卻是滿滿的幸福!

* * * * * * *

「綾靖,你真的要繼續寫下去嗎?我…會害羞耶!」我看著眼前的手稿,實在不知該如何下手。

「每次…每次只要一想到…這段情節,就覺得很好笑!哈哈…」綾靖笑的跟瘋子一樣,臉上竟浮現了淡淡的甜…

我看著她,原來…只要有愛,再冷淡的人也會有這樣的面容。

* * * * * * *

「哇~你好瘦喔!」我拉著逸軒身上的T-shirt,邊躲邊笑。

逸軒左抓右搶,想拿回衣服,「好啦!衣服還我啦!…」

玩了十幾分鐘,有點像在摔角,終於累了,我攤在逸軒身上,繼續很“文靜”的玩著,不讓他休息。

似乎很多情侶都是這樣,摔角玩著玩著,就黏在一起,開始…舌戰!

「欸…你慾火焚身喔?」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發現逸軒的體溫越升越高!

「對啊!你怎麼知道?」他雖然笑的邪惡,眼神卻很認真,我不得不懷疑,我會被吃掉…

「……」我睜大了雙眼,有點尷尬,這個情況,到底該怎麼辦ㄚ?「呃…呵呵!幸好你現在什麼都不會做。」我傻笑著,想化解內心的緊張。

「如果會呢?」逸軒的眼神,是以前未見過的認真…

天ㄚ!今天的逸軒,真的“獸性大發”了!每句話都讓我不知該怎麼接下去。我撇過頭,怕被發現我不知所錯的臉。「那…那就再說啦!」

下一瞬間,開門聲驚醒如此曖昧的我們,逸軒的媽媽回來了,我便躲進床下。趁著空檔,溜出他家。

後來,逸軒的媽媽幾乎都待在家,而我們見面的機會,頓時降為零,我卻不覺得寂寞,我看的見我們真實的情感,相信逸軒會很愛很愛我,至少現在會…

* * * * * * *

「我們分手好不好…?」8月27日,從我手機傳出去的簡訊,是不是…也讓逸軒心碎了?

隔天早上,手機有未讀的簡訊。「早該想到了,我常常不能陪你,你還是習慣跟他們在一起吧!找人…要找好一點的啊!」

淚滴落了,為什麼不挽回?明明說過愛我的…「我在意的不是你能不能陪我…」我回了簡訊。

過了一陣子,卻像一世紀的時間,逸軒回了簡訊。「既然不要我,就別再理我。」

他的這句話,就像雪地裡的冰一樣冷,我忍著眼眶裡的淚,我知道,一旦淚落下,心會再度破碎。「不是不要,是我要不起。」這份愛,感覺好透明,你懂嗎?逸軒…

「我管你是怎樣!」無情的字從手機傳出,像是宣判我的死期,令我不知所措,只是呆呆的望著遠方,視線朦朧…

晚上,悠晴打了通電話給逸軒。

「喂~你都不想挽回嗎?」

逸軒沒有回答,這通電話短短一句話畫下句點,沒有結果。

我按下手機上的通話鍵,想再跟逸軒說說話。

「為什麼你都不挽回?」我不懂,難道我們之間只能由我主動嗎?我努力的平撫自己的聲音,內心卻是波濤洶湧。

「…」回我的,是一陣沉默。

「你覺得現在這種局面是我的錯嗎?」

「不是啊。」他回我,口氣卻是無奈、不爽和不耐煩。

我緩緩的說出實話,希望他能懂。「其實,我不是真的想分手啊…」

逸軒沒回答,過了一下,他掛了電話,關機…



你總是用沉默對我,面對我…真的讓你那麼無言嗎?

* * * * * * *

9月1日,是逸軒上的高中的註冊日,正好有個同學跟逸軒上了同所學校,我死求爛求,終於求到他的幫助,他跟著逸軒回到我們住的社區,並幫我欄住逸軒。

「你倒底是來找誰啊?」逸軒看著他,似乎得到答案,卻想更確定的問。

「呃…尹綾靖。」他硬著頭皮說。

「操你媽的!@#$%^&*…賤女人,幹!」逸軒氣的罵出一連串的髒話,接著轉身就走。

我趕到的時候,逸軒已經去了網咖,我急急忙忙的衝向網咖,逸軒看到我,似乎…心情又起伏了吧!我靜靜的坐在他身旁,不敢開口,也不敢看他。

逸軒看著我,似乎感到好奇,平常的我,絕對不會這麼安靜。過了一下,他把剛開的電腦讓給別人,走出網咖。我急忙追了出去,拉住他,定定的望著。

「幹嘛?」逸軒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看著他的表情,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看我不說話,又繼續走。

我仍靜靜的跟在他身後,跟他保持了那麼一小段的距離。

「妳不要一直跟著我啦!」他轉過頭。[wills2]

「我…我有權力決定自己要去哪裡啊!放心啦!我不會跟到你家門口的。」我努力的微笑著。

逸軒沒有回我,轉頭又繼續走,然後,再次停下腳步,再次回頭。「妳回去啦!」他的口氣不像之前那麼差,我相信他只是氣過頭,不是真的不要我。

「…」我低下頭,不敢看他。

「走啦…」他的口氣似乎不耐煩了起來,我仍是沉默。「妳不走是不是?好,我走!」

這時,我真的好佩服自己,覺得自己好堅強,眼淚…竟沒有掉下來。心,卻真的很痛很痛。

走到停車場的時候,逸軒或許真的忍無可忍。「妳很煩耶!走啦!」他幾乎是用吼的,一直趕我走。我依然沉默,或許我怕,一開口,淚…會不聽話。

逸軒回到家後,我坐在他家樓下,眼淚開始飆。我拿著手機撥給所有我能找的人,卻都沒用,逸軒很堅持,我知道錯了,真的,我知道我錯了…

* * * * * * *

「逸軒,你們現在到底是…?你想分手還是想在一起啊?」

「分手。」

逸軒陪翌安來學校領制服,他看到我的時候,臉還是很臭,身旁的朋友實在看不下去了,上前問逸軒,而答案…卻是我預料中的。

後來,逸軒要去他的學校領制服,我陪同學去吃飯。

「你現在還喜不喜歡綾靖?」同學好心的幫我打給逸軒。

看見手機掛上,卻沒人給我答案,我心裡已經有底。「他說了什麼?」我還是問了。

同學跟我搖搖頭。「他說…NO!」

我的臉色黯淡的下來。「嗯…」

「他好像在網咖,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很像…」

聽到同學這樣說,我找遍了學校附近所有的網咖,仍然沒有看見逸軒的身影。同學又幫我撥了電話給他,然後,我接過電話…

「你真的…不喜歡我了嗎?」我的口氣,滿是受傷。

逸軒無奈的回我。「就算喜歡也沒有用啊!」

「為什麼?」我真的不懂,是不是我愛的方式錯了?

「我覺得…跟妳在一起很累…」逸軒無奈的回答。

聽到他這樣說,我覺得似乎他跟我在一起很不快樂,我不要成為負擔…講著講著,我又哭了!原來…只要不在他面前,眼淚就會落下…

「…為什麼?」我也覺得累啊!為什麼你就不能陪我撐下去…

「不要哭了啦!」逸軒無奈的語氣好像帶了一點點的溫柔,卻又突然散發著怒氣。「我不想被耍!」

「難道你覺得我之前都在耍你,都沒有認真嗎?」我懷疑我開始語無倫次…

「沒有啊…」逸軒在電話那頭,離我似乎很遙遠,我又繼續哭了起來。「為什麼一定要我挽回?」他突然問,我很訝異。

我很定定的說,「因為我希望啊!」沉默又環繞在我們之間,淚除了落,還是落。「我能不能去找你?」

「………」

「我拿個東西給你就好。」我嘆氣,知道或許不該期待的。

「什麼東西?」逸軒問。

我定定的回他。「紙條。」

* * * * * * *

『是不是就算沒有那些條件,除非我想,不然你不會離開…?』

『不是!就算妳想,我也不會離開…』逸軒,你知道嗎?當我看到紙條上你的回答的時候,有多開心…?但這個承諾,如今幻滅了嗎?



「綾靖,傳這張紙條的時候,逸軒一定很愛妳…」我坐在綾靖的位置上,看著她。

「我不知道,也許吧…」她站在我面前,面無表情,是她最擅長的。「那是個承諾,但是現在…不知道還算不算數?」

男人常用一些承諾輕鬆鎖住女人的忠貞,但女人卻無法用言語換取男人的心…男人啊…你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 * * * * * *

經過他的同意,我飆計程車到他們學校等。

在校門口,逸軒看我的眼神和之前不一樣,有無奈,也似乎知道我也受傷了。我意識到,似乎要我哭了,他才會有感覺…

逸軒進學校領制服辦手續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進去嗎?進去了,我找的到他嗎?離開嗎?離開了,那麼分手真的是我想要的嗎?該何去何從,我不知道…炎炎夏日,我在校門口等了兩個多小時,正值中午時分,太陽對著我直射,我卻不覺得溫暖…

「你在幹嘛啊?」逸軒拿著大包小包的制服走出校門,看見我還在,卻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我對著他苦笑。「因為我不知道要去哪…」真的,我只想留在他身邊…

他沒回應我,轉身往公車站走,走了一小段距離後,才注意到我的存在,但他卻沒有開口,因此,我只能隔著距離看著他。

他上了公車,我跟著上去,卻不敢離他太近,這是我第一次,這樣擔心失去一個人…逸軒看著我,對我使了個眼色,示意要我坐下,我不敢有任何反應,乖乖的坐著,他就這麼跟著坐在我身邊。緊張,是我心裡唯一有的。

我們之間環繞著沉默,腦中不停的運轉著,結論有如水滴般凝聚在一起,有了覺悟…我小心翼翼的將頭靠在他肩上,這樣是幸福嗎?如果是,恐怕也是最後一次…他的情緒似乎也起了變化,但我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淚水,在我眼眶裡打轉,但終究是忍住了!我告訴自己,在他面前,我要堅強,為了他快樂,絕不能哭!我要他幸福快樂,無論自己變的怎樣…

下車之後,他陪我走回家。「我不想回家…」走到一半時,我期盼的看著他,心裡有個聲音強烈的警告我,如果這條路走完,他將不會再陪我走下去!

「走啦!」逸軒卻只是面無表情,用淡淡的口吻回我這兩個字。

腳步再次移動了起來,這次停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家門口。

「我真的不想回去…」坐在階梯上,雙眼直直的看著逸軒,或許,我是想從他眼裡讀到些什麼…「你不走嗎?先回去啊!」我保持著微笑,也許像哭,但還是希望他記得我的,是最好的那一面。

逸軒回我的是一陣沉默,他沒表情,也沒說話,只是回視著我。

「你這樣會讓我更不想分手喔!」我努力讓嘴角畫出最美的弧度,但淚水真的就快潰堤了…

「哼…」他的嘴角冷冷的向上彎,轉身離開,不再有留戀…?

我看著他離去的方向,突然意識過來,不該就這麼放棄!他並沒有告訴我,他的答案呢?

「答案呢?」我撥了手機上的通話鍵,希望還能挽回。

「分手啦!」無奈的口氣,讓我的腦中被震的一片空白。他掛了電話,並立刻關機。

我不要分手啊!腦中閃過的,就是不要分手。我的淚再也止不住的落下,發瘋似的往他家的方向跑。後來才得知,他去了網咖找翌安,並沒有馬上回家…那麼,他是不是看到了已經崩潰的我?

「我也不知道自已為什麼非你不可…」這天,傳了好多簡訊,就是希望他回頭。

凌晨,我的手機震了兩下。

「害妳哭了,對不起,但是妳以後不能再惹我生氣了喔!」

事情似乎是結束了,我應該高興的,為什麼還是哭了?只不過這麼7天,掉的淚比出生以來還多很多。或許,從跟他在一起的那天開始,我就看不見自己…[wills3]

* * * * * * *

「綾靖,我不懂…妳為什麼說看不見自己…?」我抬頭看著她。

「這件事,逸軒大概也受傷了吧!也許…當他看到簡訊裡〝分手〞兩個字的時候,也是很難過的!因為我的任性,傷了兩個人的心…」她看著我,再低頭看著我手上的稿。

我沒回應她。〝看不見自己〞…已經清楚表明了。如果我是她,這樣的寂寞,會將我淹沒!因為,我還有自己。

「優蒂,妳知道嗎…」綾靖再次開口。「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逸軒那時候有看到我哭,看到我崩潰,才會傳那封簡訊給我…」她淡下雙眸,口氣有受傷的味道,眼神有受傷的痕跡…

* * * * * * *

事情過了快一年,時間穿梭之快,不得不令人佩服。但是回家的那條路,我依然不想靠近,總覺得,只要走在那條路上,一切…似乎會重演!

寂寞排山倒海而來,只是我已經渡過…

你沒有錯,我沒有錯,是一陣風,吹熄了承諾…

-----------------------------------------------------------------------------------------------------------------------------------------------------------------------------------------------------------------------------------------------------

請各位仔細聆聽

怡蓉所準備的

專輯吧^^

都是怡蓉所愛的!

謝謝大家

怡蓉敬啟

Tracks

Preview all Open K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