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韋禮安   Composer: 韋禮安




那蔚蓝的天
碧绿的海
似乎一直存在 喔~

眼前的世界
那么灿烂
那么多理所当然 喔~

焦距和光圈
从不用麻烦 (那是谁捣蛋) (是谁捣蛋)
莫内或高更
都是嫌疑犯
用笔尖把视线
偷天换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模糊的画面
只能够搭配原声带
没有笑容
怎么精彩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那清晰的脸
是否再也不会回来
空留下那印象派的喝彩



那蔚蓝的天
碧绿的海
似乎一直存在 喔~

眼前的世界
那么灿烂
那么多理所当然 喔~

焦距和光圈
从不用麻烦 (那是谁捣蛋) (是谁捣蛋)
莫内或高更
都是嫌疑犯
用笔尖把视线
偷天换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模糊的画面
只能够搭配原声带
没有笑容
怎么精彩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那清晰的脸
是否再也不会回来
空留下那印象派的喝彩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模糊的画面
只能够搭配原声带
没有笑容
怎么精彩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那清晰的脸
是否再也不会回来
空留下那印象派的喝彩


印象派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韋禮安   Composer: 韋禮安




那蔚蓝的天
碧绿的海
似乎一直存在 喔~

眼前的世界
那么灿烂
那么多理所当然 喔~

焦距和光圈
从不用麻烦 (那是谁捣蛋) (是谁捣蛋)
莫内或高更
都是嫌疑犯
用笔尖把视线
偷天换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模糊的画面
只能够搭配原声带
没有笑容
怎么精彩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那清晰的脸
是否再也不会回来
空留下那印象派的喝彩



那蔚蓝的天
碧绿的海
似乎一直存在 喔~

眼前的世界
那么灿烂
那么多理所当然 喔~

焦距和光圈
从不用麻烦 (那是谁捣蛋) (是谁捣蛋)
莫内或高更
都是嫌疑犯
用笔尖把视线
偷天换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模糊的画面
只能够搭配原声带
没有笑容
怎么精彩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那清晰的脸
是否再也不会回来
空留下那印象派的喝彩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模糊的画面
只能够搭配原声带
没有笑容
怎么精彩

如果有一天
把眼睛睁开
发现这个世界
已不再光彩
那清晰的脸
是否再也不会回来
空留下那印象派的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