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陳鎮川   Composer: 八三夭阿璞


空调坏了那个午后 衣服湿透贴在胸口
只要有你陪著 倒也不觉得热
浏海掩饰忐忑眼神 口红晕上你的嘴唇
乌云瞬间散了 就像打了一嗝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喝了

懒得想的通通累格 当做说bye-bye的过客
热情谁会嫌多 再多都能负荷
每条神经都被拉扯 早就不想乖乖坐著
心里那些垃圾 你总有对策 撤

爱情渴了 你用你的独特
爱情渴了 让我一口干了
身体渴了 脱掉身上的壳
让我一口干了 陪我跳进冰河

快乐不快乐 无关 风格不风格
你的机车不机车 载我浏览世界景色
独特不独特 无关 资格不资格
我的 原则不原则 只要抱著你就够了

懒得想的通通累格 当做说bye-bye的过客
热情谁会嫌多 再多都能负荷
每条神经都被拉扯 早就不想乖乖坐著
心里那些垃圾 你总有对策 撤

手指渴了 指甲油都卸了
爱情渴了 还要紧紧握著
眼睛渴了 你用鲜艳红色 让我一口干了
喂饱我的干涸

快乐不快乐 无关 风格不风格
你的机车不机车 载我浏览世界景色
独特不独特 无关 资格不资格
我的 原则不原则 只要抱著你就够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喝了
可不可以喝了 可不可以喝了

快乐不快乐 无关风格不风格
你的机车不机车 载我浏览世界景色
独特不独特 无关资格不资格
你想唱歌就唱歌 所有噪音都安静了

快乐不快乐 无关 风格不风格
你的机车不机车 载我浏览世界景色
独特不独特 无关 资格不资格
我的 原则不原则 只要抱著你就够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喝了
可不可以喝了 可不可以喝了

渴了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鎮川   Composer: 八三夭阿璞


空调坏了那个午后 衣服湿透贴在胸口
只要有你陪著 倒也不觉得热
浏海掩饰忐忑眼神 口红晕上你的嘴唇
乌云瞬间散了 就像打了一嗝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喝了

懒得想的通通累格 当做说bye-bye的过客
热情谁会嫌多 再多都能负荷
每条神经都被拉扯 早就不想乖乖坐著
心里那些垃圾 你总有对策 撤

爱情渴了 你用你的独特
爱情渴了 让我一口干了
身体渴了 脱掉身上的壳
让我一口干了 陪我跳进冰河

快乐不快乐 无关 风格不风格
你的机车不机车 载我浏览世界景色
独特不独特 无关 资格不资格
我的 原则不原则 只要抱著你就够了

懒得想的通通累格 当做说bye-bye的过客
热情谁会嫌多 再多都能负荷
每条神经都被拉扯 早就不想乖乖坐著
心里那些垃圾 你总有对策 撤

手指渴了 指甲油都卸了
爱情渴了 还要紧紧握著
眼睛渴了 你用鲜艳红色 让我一口干了
喂饱我的干涸

快乐不快乐 无关 风格不风格
你的机车不机车 载我浏览世界景色
独特不独特 无关 资格不资格
我的 原则不原则 只要抱著你就够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喝了
可不可以喝了 可不可以喝了

快乐不快乐 无关风格不风格
你的机车不机车 载我浏览世界景色
独特不独特 无关资格不资格
你想唱歌就唱歌 所有噪音都安静了

快乐不快乐 无关 风格不风格
你的机车不机车 载我浏览世界景色
独特不独特 无关 资格不资格
我的 原则不原则 只要抱著你就够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可不可以渴了
渴了 渴了 可不可以喝了
可不可以喝了 可不可以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