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停在遥远的山谷的列车 早已习惯了羞怜的颜色
在黄昏来临的时候 为昨天不到了

停在遥远的山谷的列车 是黄色的布谷鸟的窝
在美的落叶覆盖著 有怎样温暖呢

我们没想到 春天来得那么早
还给你 丢在床角的外套

我们没想到 美梦醒来得那么早
剩下这空荡的房间 一个人打扫

我们没想到 春天来得那么早
还给你 丢在床角的外套

我们没想到 美梦醒来得那么早
剩下这空荡的房间 一个人打扫

我们没想到 春天来得那么早
还给你 丢在床角的外套

我们没想到 美梦醒来得那么早
剩下这空荡的房间 没人打扫

春天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停在遥远的山谷的列车 早已习惯了羞怜的颜色
在黄昏来临的时候 为昨天不到了

停在遥远的山谷的列车 是黄色的布谷鸟的窝
在美的落叶覆盖著 有怎样温暖呢

我们没想到 春天来得那么早
还给你 丢在床角的外套

我们没想到 美梦醒来得那么早
剩下这空荡的房间 一个人打扫

我们没想到 春天来得那么早
还给你 丢在床角的外套

我们没想到 美梦醒来得那么早
剩下这空荡的房间 一个人打扫

我们没想到 春天来得那么早
还给你 丢在床角的外套

我们没想到 美梦醒来得那么早
剩下这空荡的房间 没人打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