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龍小菌   Composer: 龍小菌, 馮彥中


你吻我手 在增加心内罪疚
你赐予的酒 在玻璃杯太剔透
我转身走 怎可将杯里毒酒 也拥有
而我誓要 为我找到 借口

我说我走 大家今天亦受够
我惯了牵你手 内心都给你猜透
我说放手 只想听一句 可否不要走
矛盾是伤感的变奏 如何走出这恶斗

谁愿走 给我走 不要站 在路口
不要目击者 看到所有
如像这 一对手 给我酒 偏看到 同情眼眸
若你看到泪流 能否假装没有
如你是那一位某某 谁吻著你伤口 我却没有

我说我走 大家都不用内疚
我惯了牵你手 像玻璃杯太通透
我说放手 只想听一句 不管好与丑
而你未珍惜这战友 还旁观生死搏斗

谁愿走 给我走 不要站 在路口
不要目击者 看到所有
如像这 一对手 给我酒 偏看到 同情眼眸
若你看到泪流 能否假装没有
如你是那一位某某 谁吻著你伤口

谁愿走 给我走 不要站 在路口
不要又对我 那么宽厚
如像这 一对手 给我酒 竟也都 仍然接受
若你再不逗留 离开不必内疚
如你是那一位某某 留我独舔伤口 我会自救

情愿 这一晚 杯中那些 是毒酒
不要又对我作出拯救

毒酒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龍小菌   Composer: 龍小菌, 馮彥中


你吻我手 在增加心内罪疚
你赐予的酒 在玻璃杯太剔透
我转身走 怎可将杯里毒酒 也拥有
而我誓要 为我找到 借口

我说我走 大家今天亦受够
我惯了牵你手 内心都给你猜透
我说放手 只想听一句 可否不要走
矛盾是伤感的变奏 如何走出这恶斗

谁愿走 给我走 不要站 在路口
不要目击者 看到所有
如像这 一对手 给我酒 偏看到 同情眼眸
若你看到泪流 能否假装没有
如你是那一位某某 谁吻著你伤口 我却没有

我说我走 大家都不用内疚
我惯了牵你手 像玻璃杯太通透
我说放手 只想听一句 不管好与丑
而你未珍惜这战友 还旁观生死搏斗

谁愿走 给我走 不要站 在路口
不要目击者 看到所有
如像这 一对手 给我酒 偏看到 同情眼眸
若你看到泪流 能否假装没有
如你是那一位某某 谁吻著你伤口

谁愿走 给我走 不要站 在路口
不要又对我 那么宽厚
如像这 一对手 给我酒 竟也都 仍然接受
若你再不逗留 离开不必内疚
如你是那一位某某 留我独舔伤口 我会自救

情愿 这一晚 杯中那些 是毒酒
不要又对我作出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