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韋禮安   Composer: 韋禮安


抬起头 一张天真的脸孔
挥霍快乐 笑出一座牢笼
这么做 真心才不会泄漏
在你面前只有完美的我
就对著自己沉默
然后一直伸手 一直坠落
填补空虚 填补空洞
就这样一路婆娑
寻找完美的时机逃脱

我在乎谁 太愚昧
骗自己 没有罪
面具操弄著傀儡
谁没有这种防备
在乎谁 太可悲
笑著说无法体会
转身又走入了漆黑
还得装作 已经无所谓

我都懂 什么才叫作成熟
白色谎言作著黑色的梦
就对著自己沉默
然后一直伸手 一直坠落
填补空虚 填补空洞
到最后没人看破
就连自己也无法逃脱

我在乎谁 太愚昧
骗自己 没有罪
面具操弄著傀儡
谁没有这种防备
在乎谁 太可悲
笑著说无法体会
转身又走入了漆黑
还得装作

我在乎谁 太愚昧
骗自己 没有罪
面具操弄著傀儡
谁没有这种防备
在乎谁 太可悲
笑著说无法体会
转身又走入了漆黑
还得装作 已经无所谓

面具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韋禮安   Composer: 韋禮安


抬起头 一张天真的脸孔
挥霍快乐 笑出一座牢笼
这么做 真心才不会泄漏
在你面前只有完美的我
就对著自己沉默
然后一直伸手 一直坠落
填补空虚 填补空洞
就这样一路婆娑
寻找完美的时机逃脱

我在乎谁 太愚昧
骗自己 没有罪
面具操弄著傀儡
谁没有这种防备
在乎谁 太可悲
笑著说无法体会
转身又走入了漆黑
还得装作 已经无所谓

我都懂 什么才叫作成熟
白色谎言作著黑色的梦
就对著自己沉默
然后一直伸手 一直坠落
填补空虚 填补空洞
到最后没人看破
就连自己也无法逃脱

我在乎谁 太愚昧
骗自己 没有罪
面具操弄著傀儡
谁没有这种防备
在乎谁 太可悲
笑著说无法体会
转身又走入了漆黑
还得装作

我在乎谁 太愚昧
骗自己 没有罪
面具操弄著傀儡
谁没有这种防备
在乎谁 太可悲
笑著说无法体会
转身又走入了漆黑
还得装作 已经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