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The Roadside Inn   Composer: The Roadside Inn


黄昏的前廊
夕阳斜照在晃动的摇椅上
时间飞快般的过眼即逝
皱纹却渐渐的爬上脸庞
指间烧一半的烟
伴随著几分宿醉
短暂拥有的快乐
走入封陈
如同烟雾裹著不再不再相见的无奈

隐约地 我听见
有栋老房子在唱歌

喧闹不宁的机器
唱映机般的无限播放深层记忆
它微笑的鼓励
一次一次刻划在这空间里
而空白的墙壁
写不出动人的旋律
这矫情的点醒
一切都不属于我和你(我和你)

熟悉的歌声
带来温暖回忆
斑剥砖瓦就留给下一位
终究我留不住这黄昏

暗沉的气氛
令人陶醉的围绕在肩颈旁
缓慢地告诉我思念正在膨胀
彼此的过去别放在心上
掏空的木柜会
会再次被填满
喝完的酒杯
不再不再使我流泪

隐约地 我听见
有栋老房子在唱歌

喧闹不宁的机器
唱映机般的无限播放深层记忆
它微笑的鼓励
一次一次刻划在这空间里
而空白的墙壁
写不出动人的旋律
这矫情的点醒
一切都不属于我和你

熟悉的歌声
带来温暖回忆
斑剥砖瓦就留给下一位
终究我留不住这黄昏

唱歌的老房子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The Roadside Inn   Composer: The Roadside Inn


黄昏的前廊
夕阳斜照在晃动的摇椅上
时间飞快般的过眼即逝
皱纹却渐渐的爬上脸庞
指间烧一半的烟
伴随著几分宿醉
短暂拥有的快乐
走入封陈
如同烟雾裹著不再不再相见的无奈

隐约地 我听见
有栋老房子在唱歌

喧闹不宁的机器
唱映机般的无限播放深层记忆
它微笑的鼓励
一次一次刻划在这空间里
而空白的墙壁
写不出动人的旋律
这矫情的点醒
一切都不属于我和你(我和你)

熟悉的歌声
带来温暖回忆
斑剥砖瓦就留给下一位
终究我留不住这黄昏

暗沉的气氛
令人陶醉的围绕在肩颈旁
缓慢地告诉我思念正在膨胀
彼此的过去别放在心上
掏空的木柜会
会再次被填满
喝完的酒杯
不再不再使我流泪

隐约地 我听见
有栋老房子在唱歌

喧闹不宁的机器
唱映机般的无限播放深层记忆
它微笑的鼓励
一次一次刻划在这空间里
而空白的墙壁
写不出动人的旋律
这矫情的点醒
一切都不属于我和你

熟悉的歌声
带来温暖回忆
斑剥砖瓦就留给下一位
终究我留不住这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