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天旋   Composer: 碩臣


~~~~(间奏)~~~~

事发谁 会可意料 那第三者 奸狡的对我笑
而我显得太弱小 无言退下 默默地坐足通宵
良久 眼泪在瞬间竟决堤似山崩
突然头剧痛 我身躯都抖震
彻底失控 力竭声嘶尖叫 乱推客厅台凳

情绪病 恐怕再难医好 被击倒 再没能力修补
谁相劝 也都听不到 只听到你们笑声多恐怖
人有病 怎吃重药都好 仍只会呆滞到不再上诉
一副残缺躯壳中 独自去终老

~~~~(间奏)~~~~

是我人 太感性吧 致病基因 将思想再退化
但我伤心有罪吗 为人厚道 受害亦决不对骂
从此 继续在满腔激愤暴躁挣扎
心痛如被割 似位不速之客
刺穿骨髓 头撞玻璃粉碎 自己大巴掌掴

情绪病 恐怕再难医好 被击倒 再没能力修补
谁相劝 也都听不到 只听到你们笑声多恐怖
人有病 怎吃重药都好 仍只会呆滞到不再上诉
一副残缺躯壳中 独自去终老

纯粹是废物 你才讨厌我 犯了一千种的错
原来我是怪物 哪有人肯爱我
妄想谁对我救助 无法脱离千疮百孔 结果

情绪病 只会更为糟糕 别走近 发著狂极愤怒
如走兽 快锁在笼牢 想改变我唯有彻底洗脑
神经质 强逼症 郁躁症 得恶报
可有人献出爱心 无惧与我拥抱 聆听哭诉

失控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天旋   Composer: 碩臣


~~~~(间奏)~~~~

事发谁 会可意料 那第三者 奸狡的对我笑
而我显得太弱小 无言退下 默默地坐足通宵
良久 眼泪在瞬间竟决堤似山崩
突然头剧痛 我身躯都抖震
彻底失控 力竭声嘶尖叫 乱推客厅台凳

情绪病 恐怕再难医好 被击倒 再没能力修补
谁相劝 也都听不到 只听到你们笑声多恐怖
人有病 怎吃重药都好 仍只会呆滞到不再上诉
一副残缺躯壳中 独自去终老

~~~~(间奏)~~~~

是我人 太感性吧 致病基因 将思想再退化
但我伤心有罪吗 为人厚道 受害亦决不对骂
从此 继续在满腔激愤暴躁挣扎
心痛如被割 似位不速之客
刺穿骨髓 头撞玻璃粉碎 自己大巴掌掴

情绪病 恐怕再难医好 被击倒 再没能力修补
谁相劝 也都听不到 只听到你们笑声多恐怖
人有病 怎吃重药都好 仍只会呆滞到不再上诉
一副残缺躯壳中 独自去终老

纯粹是废物 你才讨厌我 犯了一千种的错
原来我是怪物 哪有人肯爱我
妄想谁对我救助 无法脱离千疮百孔 结果

情绪病 只会更为糟糕 别走近 发著狂极愤怒
如走兽 快锁在笼牢 想改变我唯有彻底洗脑
神经质 强逼症 郁躁症 得恶报
可有人献出爱心 无惧与我拥抱 聆听哭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