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吳青峰   Composer: 吳青峰


大约凌晨三点半醒过来 莫名其妙喝了一杯苏打
厌世气泡嗝出一片绿林 微微不安
又或许我们两个人的蝴蝶 看著飞鸟忘神地跳芭蕾
就这样沈淀在咖啡杯 渍垢未解

从天空 到人间 这画面 算是享受还是折腾
昏眩 疯癫 幻象冲击如潮

找一个往蓝天的入口 逃出了广大的深水漩涡
需要捉一些天使守护梦 不会有尽头
和影子牵起手练习跳舞 海洋中再也没有一条鱼
慧星在纤细的黑夜画布 刻下伤痕

月亮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光芒 伟人都迷惘
然后说就这样吧 然后让然后变成永远

从天空 到人间 这画面 算是享受还是折腾
昏眩 疯癫

找一个往蓝天的入口 逃出了广大的深水漩涡
需要捉一些天使守护梦 不会有尽头
和影子牵起手练习跳舞 海洋中再也没有一条鱼
慧星在纤细的黑夜画布 刻下伤痕

找一个往蓝天的入口 逃出了广大的深水漩涡
需要捉一些天使守护梦 不会有尽头
和影子牵起手练习跳舞 海洋中再也没有一条鱼
慧星在纤细的黑夜画布 刻下伤痕

月亮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光芒 伟人都迷惘
然后说就这样吧 然后让然后变成永远

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 - Live from Taipei Arena / 2014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吳青峰   Composer: 吳青峰


大约凌晨三点半醒过来 莫名其妙喝了一杯苏打
厌世气泡嗝出一片绿林 微微不安
又或许我们两个人的蝴蝶 看著飞鸟忘神地跳芭蕾
就这样沈淀在咖啡杯 渍垢未解

从天空 到人间 这画面 算是享受还是折腾
昏眩 疯癫 幻象冲击如潮

找一个往蓝天的入口 逃出了广大的深水漩涡
需要捉一些天使守护梦 不会有尽头
和影子牵起手练习跳舞 海洋中再也没有一条鱼
慧星在纤细的黑夜画布 刻下伤痕

月亮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光芒 伟人都迷惘
然后说就这样吧 然后让然后变成永远

从天空 到人间 这画面 算是享受还是折腾
昏眩 疯癫

找一个往蓝天的入口 逃出了广大的深水漩涡
需要捉一些天使守护梦 不会有尽头
和影子牵起手练习跳舞 海洋中再也没有一条鱼
慧星在纤细的黑夜画布 刻下伤痕

找一个往蓝天的入口 逃出了广大的深水漩涡
需要捉一些天使守护梦 不会有尽头
和影子牵起手练习跳舞 海洋中再也没有一条鱼
慧星在纤细的黑夜画布 刻下伤痕

月亮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光芒 伟人都迷惘
然后说就这样吧 然后让然后变成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