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名在望 (Almost Famous)

Lyricist: 阿信    Composer: 阿信

找一个和弦开始唱 那故事遗忘的时光
起点是那平凡的成长 或初学吉他时 少年们 的模样

那一年的舞台 没掌声 没聚光 只有盆地边缘 不认输 的倔强
排练室的日夜 在争论 在激荡 以音量去吞噬 无退路 的徬徨

那黑的终点可有光 那夜的尽头可会亮
那成名在望 会有希望 或者是 无知的狂妄
那又会怎么样 「那又会怎么样?」

混迹过酒场的驻唱 才读懂人性的寻常
背负过音乐节的重量 才体会每场仗 都仰赖 枪与粮

梦是把热血和 汗与泪 熬成汤 浇灌在干涸的 贫瘠的 现实上
当日常的重量 让我们 不反抗 倒地后才发现 荒地上 渺茫 希望 绽放

穿过了摇滚或糖霜 昧俗或理想 批判或传唱 道路上
只能看远方 最远的地方 应许的他方 不停冲撞

看过多少脸庞 飞过多少异乡
少年早已苍茫 回头望 我在何方

一站又一站的流浪 那旅馆和空港 一遍又一遍的采访 和攻防
一双又一双的目光 像监狱和高墙 墙里的风光是不是 如当初想像?

那黑的终点可有光 那夜的尽头可会亮
那成名在望 是否风光 或者是 疯狂的火光
那又该怎么样 「那又能怎么样?」

While we were so young 我梦到当时 我们翻过墙
曼陀罗花 沿途绽放 我们光脚越过人间荒唐

We're stupid but strong 放学的屋顶 像万人广场
从不多想 只是信仰 少年回头望 笑我「还不快跟上?」

那路的起点谁能忘 那路的尽头谁在唱
谁成名在望 谁曾失望 却更多 的谁在盼望

那黑的终点可有光 那夜的尽头天将亮
那成名在望 无关真相 如果你 心始终信仰
谁又能怎样? 谁又能怎样?

「你就能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