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晴天   Composer: 黃漢青


我手心的温度 渐渐在离开
你口中的谎言 慢慢能明白
早知求也求不回来 即使最后只剩残骸
心不会更改 没有祝福 我明白

看凋零的玫瑰 在静静发呆
朋友对我责怪 要我放得开
固执对我是种虐待 越爱的深越难抛开
爱是种偏见 如果可以 再重来

我明白爱情已经超载
爱的完全坏了姿态
你冷眼看待 就像是重伤害
我好像站在无人山崖
全世界都抛在外
明知你不再回来 我早已明白

看凋零的玫瑰 在静静发呆
朋友对我责怪 要我放得开
固执对我是种虐待 越爱的深越难抛开
爱是种偏见 如果可以 再重来

我明白爱情已经超载
爱的完全坏了姿态
你冷眼看待 就像是重伤害
我好像站在无人山崖
全世界都抛在外
明知你不再回来 我早已明白

我明白爱情已经超载
爱的完全坏了姿态
你冷眼看待 就像是重伤害
我好像站在无人山崖
全世界都抛在外
明知你不再回来 我早已明白
明知你不再回来 我早已明白

偏见 (Prejudice)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晴天   Composer: 黃漢青


我手心的温度 渐渐在离开
你口中的谎言 慢慢能明白
早知求也求不回来 即使最后只剩残骸
心不会更改 没有祝福 我明白

看凋零的玫瑰 在静静发呆
朋友对我责怪 要我放得开
固执对我是种虐待 越爱的深越难抛开
爱是种偏见 如果可以 再重来

我明白爱情已经超载
爱的完全坏了姿态
你冷眼看待 就像是重伤害
我好像站在无人山崖
全世界都抛在外
明知你不再回来 我早已明白

看凋零的玫瑰 在静静发呆
朋友对我责怪 要我放得开
固执对我是种虐待 越爱的深越难抛开
爱是种偏见 如果可以 再重来

我明白爱情已经超载
爱的完全坏了姿态
你冷眼看待 就像是重伤害
我好像站在无人山崖
全世界都抛在外
明知你不再回来 我早已明白

我明白爱情已经超载
爱的完全坏了姿态
你冷眼看待 就像是重伤害
我好像站在无人山崖
全世界都抛在外
明知你不再回来 我早已明白
明知你不再回来 我早已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