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黃凱芹   Composer: 黃凱芹/Ted Lo




人活到这个年头 烦恼已不写进日记簿
谁待我好 谁待我不好 难道我竟不知道
或许再不敢祷告 其实心依然贪慕
怕死贪生 骛远好高 想飞 又害怕跌倒

每当深感到不如意
你总低声呼我名字
告诉我地球是这样圆
风光都轮流转
纵使不须多讲言语
已经很清楚心里边
默默地给我支持
还说永远站在你那边

人活到这个年头 烦恼已不写进日记簿
谁待我好 谁待我不好 难道我竟不知道
或许再不敢祷告 其实心依然贪慕
怕死贪生 骛远好高 想飞 又害怕跌倒

每当深感到不如意
你总低声呼我名字
告诉我地球是这样圆
风光都轮流转
纵使不须多讲言语
已经很清楚心里边
默默地给我支持
还说永远站在你那边

亲爱的 与你相识 转眼已有几年
你让我 去做最真实的我 喔~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没有甚么事 甚么人可使我介意

全为每当深感到不如意
你总低声呼我名字
告诉我地球是这样圆
风光都轮流转
纵使不须多讲言语
已经很清楚心里边
默默地给我支持
还说永远站在你那边
永远站在你那边

站在你那边 (Zhan Zai Ni Na Bian) - Album Versio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黃凱芹   Composer: 黃凱芹/Ted Lo




人活到这个年头 烦恼已不写进日记簿
谁待我好 谁待我不好 难道我竟不知道
或许再不敢祷告 其实心依然贪慕
怕死贪生 骛远好高 想飞 又害怕跌倒

每当深感到不如意
你总低声呼我名字
告诉我地球是这样圆
风光都轮流转
纵使不须多讲言语
已经很清楚心里边
默默地给我支持
还说永远站在你那边

人活到这个年头 烦恼已不写进日记簿
谁待我好 谁待我不好 难道我竟不知道
或许再不敢祷告 其实心依然贪慕
怕死贪生 骛远好高 想飞 又害怕跌倒

每当深感到不如意
你总低声呼我名字
告诉我地球是这样圆
风光都轮流转
纵使不须多讲言语
已经很清楚心里边
默默地给我支持
还说永远站在你那边

亲爱的 与你相识 转眼已有几年
你让我 去做最真实的我 喔~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没有甚么事 甚么人可使我介意

全为每当深感到不如意
你总低声呼我名字
告诉我地球是这样圆
风光都轮流转
纵使不须多讲言语
已经很清楚心里边
默默地给我支持
还说永远站在你那边
永远站在你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