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The Roadside Inn   Composer: The Roadside Inn


步履蹒跚的切割在警戒的气息
等待帮助的眼神就把它当放屁
你只是漫无目的的游走著
你就是漫不经心的扼杀著

举著拳头大声批判
无力的手掌 紧握著伦理不放
缺乏机动性的处决著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往下流

阖上双眼
静静听著冷漠包覆著空气
你是否该伸出双手
拉起那近乎停止的心跳
你是否视而不见

敲不响的沉默
建立抹不去的疼痛
堆叠起来的成见
是你引以为傲的懦弱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往下流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往下流

零度视野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The Roadside Inn   Composer: The Roadside Inn


步履蹒跚的切割在警戒的气息
等待帮助的眼神就把它当放屁
你只是漫无目的的游走著
你就是漫不经心的扼杀著

举著拳头大声批判
无力的手掌 紧握著伦理不放
缺乏机动性的处决著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往下流

阖上双眼
静静听著冷漠包覆著空气
你是否该伸出双手
拉起那近乎停止的心跳
你是否视而不见

敲不响的沉默
建立抹不去的疼痛
堆叠起来的成见
是你引以为傲的懦弱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往下流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血液继续流动
在你身体里面转动
它却是攀附在他人的外在
往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