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周禮茂   Composer: 黃國倫


心突然的隐隐痛
如空穴来了阵寒风
没法强忍 看你偷泣的眼
看你朝思夜盼 我再蠢都会懂

明知是仍舍不得你
我亦宁愿让情有疾而终
若你要走 你只须讲一句
对我狠心地去 说爱今天告终

怎么偏躲于漆黑中
让我永远看你看不通
再不想担心也不想一切被动
难忍再次偶遇于街中
望你忐忑因他出现失控
而男人最痛 男人最痛算这种

长苦为何不肯短痛
如因为难弃这情种
愿你放心 我会好好的过
我怎么的做我 也胜过今天似疯

怎么偏躲于漆黑中
让我永远看你看不通
再不想担心也不想一切被动
难忍再次偶遇于街中
望你忐忑因他出现失控
而男人最痛 男人最痛算这种

明知是仍舍不得你
我亦宁愿让情有疾而终
若你要走 你只须讲一句
对我狠心地去 说爱今天告终

男人最痛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周禮茂   Composer: 黃國倫


心突然的隐隐痛
如空穴来了阵寒风
没法强忍 看你偷泣的眼
看你朝思夜盼 我再蠢都会懂

明知是仍舍不得你
我亦宁愿让情有疾而终
若你要走 你只须讲一句
对我狠心地去 说爱今天告终

怎么偏躲于漆黑中
让我永远看你看不通
再不想担心也不想一切被动
难忍再次偶遇于街中
望你忐忑因他出现失控
而男人最痛 男人最痛算这种

长苦为何不肯短痛
如因为难弃这情种
愿你放心 我会好好的过
我怎么的做我 也胜过今天似疯

怎么偏躲于漆黑中
让我永远看你看不通
再不想担心也不想一切被动
难忍再次偶遇于街中
望你忐忑因他出现失控
而男人最痛 男人最痛算这种

明知是仍舍不得你
我亦宁愿让情有疾而终
若你要走 你只须讲一句
对我狠心地去 说爱今天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