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陳奐仁

摄氏四十八度 跳著野蛮的舞
祭祀那样舞蹈 企图以后不老
进入秘密国度 (永恒国度)

我都已经豁出去 忘掉置身哪里
除下宿命的规矩 纵容著我的原罪

脚下舞池化做了雾 身畔的人影在起泡
记住这段法术舞步 一路跨入虚幻里
不想再做女奴 旁人话好都不要做
是我不想再被驾驽
逃亡潜伏到 光的领土 (我的领土 领土)

我都已经豁出去 忘掉置身哪里
除下宿命的规矩 谁要人类赞许
跳高跳低跳出去 逃入妄想哪里
游荡一夜不归队 纵容著我的原罪

坐定坐定那样要命 不如起立出来火拚
这段舞就是革命 这个宇宙我是煞星

难怪天黑那时 亮了眼睛
难怪出一晚汗 才能尽兴
连恤衫都透明 头顶仿佛有星
谁希罕过安定 (怕热 怕闷 怕焗 怕静)

我都已经豁出去 忘掉置身哪里
除下宿命的规矩 谁要人类赞许
跳高跳低跳出去 逃入妄想哪里
游荡一夜不归队 纵容著我的原罪

我不再身处这里 存在已不有趣
情愿抛下这身躯 骑劫逃脱工具
跳高跳低跳出去 逃入妄想哪里
前度的士高之女 已在那一边甜睡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陳奐仁

摄氏四十八度 跳著野蛮的舞
祭祀那样舞蹈 企图以后不老
进入秘密国度 (永恒国度)

我都已经豁出去 忘掉置身哪里
除下宿命的规矩 纵容著我的原罪

脚下舞池化做了雾 身畔的人影在起泡
记住这段法术舞步 一路跨入虚幻里
不想再做女奴 旁人话好都不要做
是我不想再被驾驽
逃亡潜伏到 光的领土 (我的领土 领土)

我都已经豁出去 忘掉置身哪里
除下宿命的规矩 谁要人类赞许
跳高跳低跳出去 逃入妄想哪里
游荡一夜不归队 纵容著我的原罪

坐定坐定那样要命 不如起立出来火拚
这段舞就是革命 这个宇宙我是煞星

难怪天黑那时 亮了眼睛
难怪出一晚汗 才能尽兴
连恤衫都透明 头顶仿佛有星
谁希罕过安定 (怕热 怕闷 怕焗 怕静)

我都已经豁出去 忘掉置身哪里
除下宿命的规矩 谁要人类赞许
跳高跳低跳出去 逃入妄想哪里
游荡一夜不归队 纵容著我的原罪

我不再身处这里 存在已不有趣
情愿抛下这身躯 骑劫逃脱工具
跳高跳低跳出去 逃入妄想哪里
前度的士高之女 已在那一边甜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