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吳青峰   Composer: 劉家凱


想念 让我成为 一个移民 盘算著谁 不见
想念 将我生命 写成一篇 疯子自传 谁看
身后那些危险 将我一片片 逼向边缘
也因为在边缘 危险才源源不绝

坠 没有知觉 无穷极的黑
将我撕裂 摧毁于瞬间
将我重建 包围以安慰
握紧我的双手 靠近我的眼

死去 是这世界 加上了你 紧接再将你 减去
终于我们发现 每一个我们 并不特别
也因如此发现 「我们」才这么特别

坠 还有知觉 拥抱我的黑
将我湮灭 止息于睡眠
将我分裂 扩散以无限
捉紧我的泡沫 铐进我的眼泪

曾经,眼前的世界,是巨大的谜,我们竟不知畏惧。
可现在,解开了一些谜,
恐惧,却反而变成,浸泡著我们的福马林。

你是谁?
当你还躺在童年的怀里,被受潮的被褥包裹;
你喜欢过一个人,每天写小纸条,
随著制服泛黄,早已经挤压在抽屉的角落;
在放学一哄而散的热闹里,
回头却发现柏油路上,突然空荡荡只剩下你,
伴随著沥青蒸腾的热气;
你曾经看著云一个下午那么好奇,
拿著立可白圈起蚂蚁,
想到了课本里的蚂蚁那么勤劳,
赶紧再把他们放出去。

有一天,世界传给你的纸条,
让你变得厚颜无耻;
你知道云的成分,有时候还变成酸雨;
冥王星忽然像皮球一样被踢出去了,
而你发现,你正是被立可白困住晕眩的蚂蚁。

当我还是一条鱼,当我还没长出脚。
我是谁,我在哪里。
我们的沟通,为什么成了年久失修的吊桥。
我们跟自己,也失散了。

我总是搞错了回忆。
黑夜过去了,黎明却迟迟不来。
那些终究会被忘记的,值得写吗。
多想有人告诉我:「你并没有发疯,还有人和你一样。」

有人可以替我说出我说不出的话,
唱出我唱不出的歌,
画出在我梦里,醒不来的符号。

通过一首歌,
我找到了跟我做同一种梦的人。

醒来了舍不得睡,
睡著了舍不得醒。

无重力的我,
因而有引力。

心之所向,便是家。
我的心待在一旁,看著自己,
对自己说:
谢谢你等我,我回家了。

Outsider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吳青峰   Composer: 劉家凱


想念 让我成为 一个移民 盘算著谁 不见
想念 将我生命 写成一篇 疯子自传 谁看
身后那些危险 将我一片片 逼向边缘
也因为在边缘 危险才源源不绝

坠 没有知觉 无穷极的黑
将我撕裂 摧毁于瞬间
将我重建 包围以安慰
握紧我的双手 靠近我的眼

死去 是这世界 加上了你 紧接再将你 减去
终于我们发现 每一个我们 并不特别
也因如此发现 「我们」才这么特别

坠 还有知觉 拥抱我的黑
将我湮灭 止息于睡眠
将我分裂 扩散以无限
捉紧我的泡沫 铐进我的眼泪

曾经,眼前的世界,是巨大的谜,我们竟不知畏惧。
可现在,解开了一些谜,
恐惧,却反而变成,浸泡著我们的福马林。

你是谁?
当你还躺在童年的怀里,被受潮的被褥包裹;
你喜欢过一个人,每天写小纸条,
随著制服泛黄,早已经挤压在抽屉的角落;
在放学一哄而散的热闹里,
回头却发现柏油路上,突然空荡荡只剩下你,
伴随著沥青蒸腾的热气;
你曾经看著云一个下午那么好奇,
拿著立可白圈起蚂蚁,
想到了课本里的蚂蚁那么勤劳,
赶紧再把他们放出去。

有一天,世界传给你的纸条,
让你变得厚颜无耻;
你知道云的成分,有时候还变成酸雨;
冥王星忽然像皮球一样被踢出去了,
而你发现,你正是被立可白困住晕眩的蚂蚁。

当我还是一条鱼,当我还没长出脚。
我是谁,我在哪里。
我们的沟通,为什么成了年久失修的吊桥。
我们跟自己,也失散了。

我总是搞错了回忆。
黑夜过去了,黎明却迟迟不来。
那些终究会被忘记的,值得写吗。
多想有人告诉我:「你并没有发疯,还有人和你一样。」

有人可以替我说出我说不出的话,
唱出我唱不出的歌,
画出在我梦里,醒不来的符号。

通过一首歌,
我找到了跟我做同一种梦的人。

醒来了舍不得睡,
睡著了舍不得醒。

无重力的我,
因而有引力。

心之所向,便是家。
我的心待在一旁,看著自己,
对自己说:
谢谢你等我,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