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劉永輝   Composer: 劉永輝


顺时针 有那么一个人
紧握的手 填满了所有空缺的部分
听著呼吸的声音 分享生活的细节
那是不曾有的运气

顺时针 只剩我一个人
不太习惯 仰望每一次日出和日落
昏暗的周围很空 拥挤人海太漂浮
走过的路原来已经很远

我会想著你 悲伤就能平息
拉住时间要走得更远
愧疚变得更强烈

每当想著你 不管晴天或雨天
那是我唯一不愿意改的顽固
没人能理解

顺时针 只剩我一个人
不太习惯 仰望每一次日出和日落
昏暗的周围很空 拥挤人海太漂浮
走过的路原来已经很远

我会想著你 悲伤就能平息
拉住时间要走得更远
愧疚变得更强烈

每当想著你 不管晴天或雨天
那是我唯一不愿意改的顽固
没人能理解

我会想著你 悲伤就能平息
拉住时间要走得更远
愧疚变得更强烈

每当想著你 不管晴天或雨天
那是我唯一不愿意改的顽固
没人能理解

顺时针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劉永輝   Composer: 劉永輝


顺时针 有那么一个人
紧握的手 填满了所有空缺的部分
听著呼吸的声音 分享生活的细节
那是不曾有的运气

顺时针 只剩我一个人
不太习惯 仰望每一次日出和日落
昏暗的周围很空 拥挤人海太漂浮
走过的路原来已经很远

我会想著你 悲伤就能平息
拉住时间要走得更远
愧疚变得更强烈

每当想著你 不管晴天或雨天
那是我唯一不愿意改的顽固
没人能理解

顺时针 只剩我一个人
不太习惯 仰望每一次日出和日落
昏暗的周围很空 拥挤人海太漂浮
走过的路原来已经很远

我会想著你 悲伤就能平息
拉住时间要走得更远
愧疚变得更强烈

每当想著你 不管晴天或雨天
那是我唯一不愿意改的顽固
没人能理解

我会想著你 悲伤就能平息
拉住时间要走得更远
愧疚变得更强烈

每当想著你 不管晴天或雨天
那是我唯一不愿意改的顽固
没人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