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張美賢   Composer: Abe Lau


如果彼此的声音一听便确认
谁更清清楚楚知道你事情
沉睡有还没有声 习惯喧闹或冷清
如在吻张不张开眼睛

回想一起归家的街每夜太静
念你家中灯火这晚暗或明
原谅我还未看清 犯错之后你究竟
会否关怀依旧才任性

原来靠著一双手 能认得须脚的感性
原来歌声要有你在旁才动听
原来我梦中惊醒 流泪都自然反应
竟亦像你开始喜欢雨声

如果彼此的呼吸 空气内确认
还信真心天荒不老这事情
难道要蒙著眼睛 觅你孤寂那背影
发梢苍白之后才验证

原来靠著一双手 能认得须脚的感性
原来歌声要有你在旁才动听
原来我梦中惊醒 流泪都自然反应
竟亦像你开始喜欢雨声

如果彼此的呼吸 空气内确认
还信真心天荒不老这事情
难道要蒙著眼睛 觅你孤寂那背影
发梢苍白之后才验证
承认我固执的个性

记认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張美賢   Composer: Abe Lau


如果彼此的声音一听便确认
谁更清清楚楚知道你事情
沉睡有还没有声 习惯喧闹或冷清
如在吻张不张开眼睛

回想一起归家的街每夜太静
念你家中灯火这晚暗或明
原谅我还未看清 犯错之后你究竟
会否关怀依旧才任性

原来靠著一双手 能认得须脚的感性
原来歌声要有你在旁才动听
原来我梦中惊醒 流泪都自然反应
竟亦像你开始喜欢雨声

如果彼此的呼吸 空气内确认
还信真心天荒不老这事情
难道要蒙著眼睛 觅你孤寂那背影
发梢苍白之后才验证

原来靠著一双手 能认得须脚的感性
原来歌声要有你在旁才动听
原来我梦中惊醒 流泪都自然反应
竟亦像你开始喜欢雨声

如果彼此的呼吸 空气内确认
还信真心天荒不老这事情
难道要蒙著眼睛 觅你孤寂那背影
发梢苍白之后才验证
承认我固执的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