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戴佩妮   Composer: 戴佩妮

天一冷就睡了 别问我会不会饿
多久没饿了 胃口早被弄坏了
用力 想踹门 却起不了身
索性就好好的晾著

天一热就烦了 别管我会不会渴
就算我好渴 灌再多也解不了
忽冷 忽热 的封闭室温
散不去你好心 留下来的闷

凭什么我要对你 非爱不可
忍著的痛 病成了 讨厌的干咳
我不是那种可以 随便乎弄的 轻易被打发的
难过得会 退避三舍

为什么选择 非你不可
忍著的泪结成了 顽固的冰河
你就是那种过客 来得很诚恳 走得不负责任
别指望 在消失之前 得到许可

天一热就烦了 别管我会不会渴
就算我好渴 灌再多也解不了
忽冷 忽热 的封闭室温
散不去你好心 留下来的闷

凭什么我要对你 非爱不可
忍著的痛 病成了 讨厌的干咳
我不是那种可以 随便乎弄的 轻易被打发的
难过得会 退避三舍

为什么选择 非你不可
忍著的泪结成了 顽固的冰河
你就是那种过客 来得很诚恳 走得不负责任
别指望 在消失之前 得到许可

凭什么我要对你 非爱不可
忍著的痛 病成了 讨厌的干咳
我不是那种可以 随便乎弄的 轻易被打发的
难过得会 退避三舍

为什么选择 非你不可
忍著的泪结成了 顽固的冰河
你就是那种过客 来得很诚恳 走得不负责任
别指望 在消失之前 得到许可


非你不可 - 電視劇<幸福街第3號出口>片頭曲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戴佩妮   Composer: 戴佩妮

天一冷就睡了 别问我会不会饿
多久没饿了 胃口早被弄坏了
用力 想踹门 却起不了身
索性就好好的晾著

天一热就烦了 别管我会不会渴
就算我好渴 灌再多也解不了
忽冷 忽热 的封闭室温
散不去你好心 留下来的闷

凭什么我要对你 非爱不可
忍著的痛 病成了 讨厌的干咳
我不是那种可以 随便乎弄的 轻易被打发的
难过得会 退避三舍

为什么选择 非你不可
忍著的泪结成了 顽固的冰河
你就是那种过客 来得很诚恳 走得不负责任
别指望 在消失之前 得到许可

天一热就烦了 别管我会不会渴
就算我好渴 灌再多也解不了
忽冷 忽热 的封闭室温
散不去你好心 留下来的闷

凭什么我要对你 非爱不可
忍著的痛 病成了 讨厌的干咳
我不是那种可以 随便乎弄的 轻易被打发的
难过得会 退避三舍

为什么选择 非你不可
忍著的泪结成了 顽固的冰河
你就是那种过客 来得很诚恳 走得不负责任
别指望 在消失之前 得到许可

凭什么我要对你 非爱不可
忍著的痛 病成了 讨厌的干咳
我不是那种可以 随便乎弄的 轻易被打发的
难过得会 退避三舍

为什么选择 非你不可
忍著的泪结成了 顽固的冰河
你就是那种过客 来得很诚恳 走得不负责任
别指望 在消失之前 得到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