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大張偉   Composer: 大張偉


就这么突然被那些刺了心
一股热涌红了眼睛
就这么突然随那些跑了音
怎么连话都说不清
我以为逆叛是治不了的病
较劲的自我不愿醒
决不能服软
既然杠著想不在意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那些都不是我~我~
要伤怀的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可是我怎么能不能怎能
不去想呢
那些都是我
那那那那那那那~
就这么突然被那些刺了心
一股热涌红了眼睛
就这么突然随那些跑了音
怎么连手也颤不停
我知道变淡是抵不了的命
耸耸肩想笑却叹息
早已该习惯
既然杠著说不去提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那些都不是我~我~
要感慨的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做过的那些梦啊梦那梦
依然炙热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那些都不是我~我~
要伤怀的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可是我怎么能不能怎能
不去想呢
那些都是我
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那些都是我
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那些留身后
发著光伴著我

那些都不是我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大張偉   Composer: 大張偉


就这么突然被那些刺了心
一股热涌红了眼睛
就这么突然随那些跑了音
怎么连话都说不清
我以为逆叛是治不了的病
较劲的自我不愿醒
决不能服软
既然杠著想不在意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那些都不是我~我~
要伤怀的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可是我怎么能不能怎能
不去想呢
那些都是我
那那那那那那那~
就这么突然被那些刺了心
一股热涌红了眼睛
就这么突然随那些跑了音
怎么连手也颤不停
我知道变淡是抵不了的命
耸耸肩想笑却叹息
早已该习惯
既然杠著说不去提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那些都不是我~我~
要感慨的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做过的那些梦啊梦那梦
依然炙热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那些都不是我~我~
要伤怀的
那些都不是我~我~我~
都不是我
可是我怎么能不能怎能
不去想呢
那些都是我
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那些都是我
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那些留身后
发著光伴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