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吳聖皓   Composer: 吳聖皓


总有些话没适合情绪说
情绪却总是爱挡著出口
睡著之后 就别难过
黑是温暖的被窝

花总盛开在大雨之后
光总轻轻的叫醒恶梦
雾总在勇敢走过之后
再见挥手

谢谢你陪著我走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过我走在脆弱的钢索 摇晃的手
谢谢你陪著我做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著我安稳的抓紧了手 对我说 我懂

总有些话没适合情绪说
情绪却总是爱挡著出口
睡著之后 就别难过
黑是温暖的被窝

花总盛开在大雨之后
光总轻轻的叫醒恶梦
雾总在勇敢走过之后
再见挥手

谢谢你陪著我走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过我走在脆弱的钢索 摇晃的手
谢谢你陪著我做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著我安稳的抓紧了手 对我说 我懂

谢谢你陪著我走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过我走在脆弱的钢索 摇晃的手
谢谢你陪著我做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著我安稳的抓紧了手 对我说 我懂

陪我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吳聖皓   Composer: 吳聖皓


总有些话没适合情绪说
情绪却总是爱挡著出口
睡著之后 就别难过
黑是温暖的被窝

花总盛开在大雨之后
光总轻轻的叫醒恶梦
雾总在勇敢走过之后
再见挥手

谢谢你陪著我走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过我走在脆弱的钢索 摇晃的手
谢谢你陪著我做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著我安稳的抓紧了手 对我说 我懂

总有些话没适合情绪说
情绪却总是爱挡著出口
睡著之后 就别难过
黑是温暖的被窝

花总盛开在大雨之后
光总轻轻的叫醒恶梦
雾总在勇敢走过之后
再见挥手

谢谢你陪著我走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过我走在脆弱的钢索 摇晃的手
谢谢你陪著我做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著我安稳的抓紧了手 对我说 我懂

谢谢你陪著我走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过我走在脆弱的钢索 摇晃的手
谢谢你陪著我做过最在意的梦
谢谢你陪著我安稳的抓紧了手 对我说 我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