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姚若龍   Composer: 陳小霞


人越大 越懂得 世界是小的
不想见 不代表 不会重逢了
明明也曾狠狠地被浪打过了
怎么演个坚强演到双眼红了

我没说 是不是 都原谅你了
或许是 希望你 永远会记得
当年你从我脸上剥夺的快乐
和撒在我心里洗不掉的苦涩

我说你老了 老得不跋扈了
眼神里的温柔 像有些醉了
你低头再抬头 是忏悔的神色
重复说著抱歉 和思念不舍

有些事 一错过 回头就晚了
爱的人 一分手 只能遥望著
忽然回忆像暖风送来了旧梦
我不确定自己想睡著或醒著

我说你老了 老得不跋扈了
眼神里的温柔 像有些醉了
你低头再抬头 是忏悔的神色
重复对我说著很抱歉很不舍

你竟然老了 老得会流泪了
手心里的眷恋 那么的炽热
你松开又握紧 我颤抖的双手
忽然好想抱你 回到你胸口

你慢慢老了 老得不跋扈了

你低头再抬头 是忏悔的神色
重复对我说著很抱歉很不舍
你默默老了 老得会流泪了
手心里的眷恋 那么的炽热
你松开又握紧 我颤抖的双手
忽然好想抱你 可终究没有

你老了 - 韓劇<親愛的恩東>片頭曲、(大陸熱播戲劇<產科男醫生>片頭曲 &<虎媽貓爸>片尾曲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姚若龍   Composer: 陳小霞


人越大 越懂得 世界是小的
不想见 不代表 不会重逢了
明明也曾狠狠地被浪打过了
怎么演个坚强演到双眼红了

我没说 是不是 都原谅你了
或许是 希望你 永远会记得
当年你从我脸上剥夺的快乐
和撒在我心里洗不掉的苦涩

我说你老了 老得不跋扈了
眼神里的温柔 像有些醉了
你低头再抬头 是忏悔的神色
重复说著抱歉 和思念不舍

有些事 一错过 回头就晚了
爱的人 一分手 只能遥望著
忽然回忆像暖风送来了旧梦
我不确定自己想睡著或醒著

我说你老了 老得不跋扈了
眼神里的温柔 像有些醉了
你低头再抬头 是忏悔的神色
重复对我说著很抱歉很不舍

你竟然老了 老得会流泪了
手心里的眷恋 那么的炽热
你松开又握紧 我颤抖的双手
忽然好想抱你 回到你胸口

你慢慢老了 老得不跋扈了

你低头再抬头 是忏悔的神色
重复对我说著很抱歉很不舍
你默默老了 老得会流泪了
手心里的眷恋 那么的炽热
你松开又握紧 我颤抖的双手
忽然好想抱你 可终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