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梁栢堅   Composer: JUDE

编:Larry Wong
监:舒文@Zoo Music

躺于房中的一个
也许那凶手不只得一个
那锁上的门柄
转盘里的密码给折磨

面上就剩低的苦笑
似不觉逐渐没落的心跳
这凶案很奇怪
记忆也给谁片刻干掉
我不禁怀疑 某位角色

很恐怖吧一刻躺下
手机关起的一下
已终结双方锁起的一切对话
不想也罢不想也罢
那杀手消失了 像雾化
这凶案怎去调查

躲于房中的一个
去追悔当中的事发经过
那天我很迷惘
也不见得谁会给协助

独自在自制密室中
在回忆中 连头也痛 被困胡同
哪去治疗已失救的

很恐怖吧一刻躺下
手机关起的一下
已终结双方锁起的一切对话
不想也罢不想也罢
那杀手消失了 像雾化
这凶案怎去调查

真相是谁? 你知道吗
很恐怖吧一刻躺下
手机关起的一下
已终结双方锁起的一切对话
不想也罢不想也罢
已死去的 想去还原吗?
我将与一切塌下

躲于房中的一个
你走到今天得自己一个
我心里想微笑
有天你于浴血中躺卧

密室谋杀事件 (Chamber)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梁栢堅   Composer: JUDE

编:Larry Wong
监:舒文@Zoo Music

躺于房中的一个
也许那凶手不只得一个
那锁上的门柄
转盘里的密码给折磨

面上就剩低的苦笑
似不觉逐渐没落的心跳
这凶案很奇怪
记忆也给谁片刻干掉
我不禁怀疑 某位角色

很恐怖吧一刻躺下
手机关起的一下
已终结双方锁起的一切对话
不想也罢不想也罢
那杀手消失了 像雾化
这凶案怎去调查

躲于房中的一个
去追悔当中的事发经过
那天我很迷惘
也不见得谁会给协助

独自在自制密室中
在回忆中 连头也痛 被困胡同
哪去治疗已失救的

很恐怖吧一刻躺下
手机关起的一下
已终结双方锁起的一切对话
不想也罢不想也罢
那杀手消失了 像雾化
这凶案怎去调查

真相是谁? 你知道吗
很恐怖吧一刻躺下
手机关起的一下
已终结双方锁起的一切对话
不想也罢不想也罢
已死去的 想去还原吗?
我将与一切塌下

躲于房中的一个
你走到今天得自己一个
我心里想微笑
有天你于浴血中躺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