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蘇芮琪   Composer: 蘇芮琪 / 阿沁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成都的 茶馆 总是 热闹非凡
龙门阵 不知为何 仿佛永远 摆不完
竹叶青 在 杯中 盘旋了 一整晚
糖画还 出现 记忆里不停 的旋转
爸爸喜欢斗地主 妈妈爱打麻将
小时候听著碰杠胡 也能进入梦乡
隔壁家乖孩子 满分又拿了几项
不知所措赶忙去草堂拜杜甫雕像
我小学的时候太古里还没有出现
曾经有几次 还住在了 大慈寺里面
合江亭两水涧 桥边偶尔霓虹现
烟火在节日时候 绚烂光彩照满天
从我记事开始 再到现在为止
读书 的位置 离家不 超过几尺
二环 以内的 地盘已 背清历史
春熙路大街小巷知道是非曲直
岁月是一种情怀 带著曾经的姿态
随著那儿时的歌到现在
不管时钟再快 也许身处在外
顺境逆境都自在
这是属于我的成都 我的年代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小关庙那熟悉的街道
记忆 列五 中学 门口的味道
羊肉香气满溢的巷角
勾起忙碌一天人们的嘴角
火锅店门口 坐小板凳 都在排队
叫号全靠吼 在人群中 如此清脆
喊著没吃够 每张爱吃 的香香嘴
毛肚一入喉 等再久都 已无所谓
Everbody过著慢节奏的生活
我们的性格 那么的随和
就算是矛盾 不动手光说
不管顺境逆境我们不会忘记了拼搏
这是因果 方能洒脱
坚持我的执著
成都的速度
成都的自主
成都的脚步
成都的守护
成都人 走著只属于他们自己的路
成都的潮酷
成都的玩乐
成都的博爱
成都的元素
成都包 容承载著你我那众多的幸福
岁月是一种情怀 带著曾经的姿态
随著那儿时的歌到现在
不管时钟再快 也许身处在外
顺境逆境都自在
这是属于我的成都 我的年代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在成都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蘇芮琪   Composer: 蘇芮琪 / 阿沁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成都的 茶馆 总是 热闹非凡
龙门阵 不知为何 仿佛永远 摆不完
竹叶青 在 杯中 盘旋了 一整晚
糖画还 出现 记忆里不停 的旋转
爸爸喜欢斗地主 妈妈爱打麻将
小时候听著碰杠胡 也能进入梦乡
隔壁家乖孩子 满分又拿了几项
不知所措赶忙去草堂拜杜甫雕像
我小学的时候太古里还没有出现
曾经有几次 还住在了 大慈寺里面
合江亭两水涧 桥边偶尔霓虹现
烟火在节日时候 绚烂光彩照满天
从我记事开始 再到现在为止
读书 的位置 离家不 超过几尺
二环 以内的 地盘已 背清历史
春熙路大街小巷知道是非曲直
岁月是一种情怀 带著曾经的姿态
随著那儿时的歌到现在
不管时钟再快 也许身处在外
顺境逆境都自在
这是属于我的成都 我的年代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小关庙那熟悉的街道
记忆 列五 中学 门口的味道
羊肉香气满溢的巷角
勾起忙碌一天人们的嘴角
火锅店门口 坐小板凳 都在排队
叫号全靠吼 在人群中 如此清脆
喊著没吃够 每张爱吃 的香香嘴
毛肚一入喉 等再久都 已无所谓
Everbody过著慢节奏的生活
我们的性格 那么的随和
就算是矛盾 不动手光说
不管顺境逆境我们不会忘记了拼搏
这是因果 方能洒脱
坚持我的执著
成都的速度
成都的自主
成都的脚步
成都的守护
成都人 走著只属于他们自己的路
成都的潮酷
成都的玩乐
成都的博爱
成都的元素
成都包 容承载著你我那众多的幸福
岁月是一种情怀 带著曾经的姿态
随著那儿时的歌到现在
不管时钟再快 也许身处在外
顺境逆境都自在
这是属于我的成都 我的年代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只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
从小就爱待到成都 听到李伯清的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