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蔡德才

「庆幸每夜 那样疲劳
再没渴望 得到拥抱」
那一晚他 如此跟我讲

「要是爱欲 彻夜难忘
半夜散步 通宵洗熨」
记得那一晚他 如此跟我讲

然后我 看到了 他眼光
然后我 那安慰 没法讲

他看戏 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 也一个人放
他叫我 记得有时间 对你好一些
他跳舞 也一个人跳
他说笑 也一个人笑
他叫我 这刻如能被爱 别太轻率分开

「快乐宴会 分组跳舞
最后也是 刚好单数」
那单数的 如此跟我讲

「怕被冷落 怕被遗忘
但最后却是 白走这一趟」
那一晚他 说的笑话 使我很不安

明白我 这一世 差点会怎过
然后我 太需要 共你讲

他看戏 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 也一个人放
他叫我 记得有时间 对你好一些
他跳舞 也一个人跳
他说笑 也一个人笑
他说我 有一个人爱 我 无论有多苦 也比不上他

我怕遇见的以后 我怕面对的过去
那晚上犹如附身于 这个他

他看戏 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 也一个人放
他叫我 记得有时间 对你好一些
他跳舞 也一个人跳
他说笑 也一个人笑
他说我 有一个人爱 我 无论有多苦 也比不上他

他看戏 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 也一个人放
他叫我 永不要忘记 对你好一些
他喝醉 也一个回家
他怕冷 也一个人怕
他叫我 要将你留低 相恋再苦 孤单更可怕
他跳舞 也一个人跳
他说笑 我不太敢笑
不要说 我想你也明了 为何在那晚 我抱著你哭了

他一个人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蔡德才

「庆幸每夜 那样疲劳
再没渴望 得到拥抱」
那一晚他 如此跟我讲

「要是爱欲 彻夜难忘
半夜散步 通宵洗熨」
记得那一晚他 如此跟我讲

然后我 看到了 他眼光
然后我 那安慰 没法讲

他看戏 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 也一个人放
他叫我 记得有时间 对你好一些
他跳舞 也一个人跳
他说笑 也一个人笑
他叫我 这刻如能被爱 别太轻率分开

「快乐宴会 分组跳舞
最后也是 刚好单数」
那单数的 如此跟我讲

「怕被冷落 怕被遗忘
但最后却是 白走这一趟」
那一晚他 说的笑话 使我很不安

明白我 这一世 差点会怎过
然后我 太需要 共你讲

他看戏 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 也一个人放
他叫我 记得有时间 对你好一些
他跳舞 也一个人跳
他说笑 也一个人笑
他说我 有一个人爱 我 无论有多苦 也比不上他

我怕遇见的以后 我怕面对的过去
那晚上犹如附身于 这个他

他看戏 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 也一个人放
他叫我 记得有时间 对你好一些
他跳舞 也一个人跳
他说笑 也一个人笑
他说我 有一个人爱 我 无论有多苦 也比不上他

他看戏 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 也一个人放
他叫我 永不要忘记 对你好一些
他喝醉 也一个回家
他怕冷 也一个人怕
他叫我 要将你留低 相恋再苦 孤单更可怕
他跳舞 也一个人跳
他说笑 我不太敢笑
不要说 我想你也明了 为何在那晚 我抱著你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