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裴育   Composer: 華晨宇


我嚼著最贵的晚餐
可惜我无所谓应对这账单
左右逢源不是个好习惯
旁若无人要不要试试看
好不容易脱下天价的衣衫
不如说我卸下拖累的金砖
是人是鬼 一眼就看得穿
不用非要 学贵族的装扮

太多废话都无关感情 太多动作都始于环境
就像青春期的小孩会被大人酷刑
理由是
逼迫十五岁的心灵比成人要理性
那些道理我们从小就听
长大后不得不听命运的命
不是道理多难履行
而是现实它太任性
多少人能看懂人性的空镜
只不过活著活著只活出了年龄
我攥著别人遥不可及的东西
一边自嘲一边冷眼那些肮脏的事情
如果真话搅局假话
不如闭嘴来得清静
鄙视那含蓄的交易
都像强心针样的陷阱
让人无时无刻高速运转
该怎么保持清醒
趁你们还热爱浑水摸鱼的游戏
一本正经 披著羊皮创造你们的使命
当真的傻子 乐此不疲在消耗著热情
装傻的戏子 你可赚到了吐沫飞溅的缓刑
怕被拆穿还没被拆穿 本就是你要的刺激

I'm boring~ 我只想一个人不说话
I'm boring~ 我只想一个人不用笑
我很想望著一闪一闪发光的星星
像其他同学一样唱著亮晶晶
可我的眼前炮满来自虚伪世界的轰鸣
我还有很多事做很多歌听
可我就想窝在沙发做些无聊的点评
朋友在醉酒后咒骂世界不公平
滑稽的排列组合 让我想起了曾经
那时候爸妈总算分开的场景
和我高举著成绩单 强颜镇定的表情
老爸你揣著银子 到底是应酬还是旅行

闹吧 我总算找到适者生存的途径
总有人说的好听 做出来像个逃兵
过河拆桥 真的好吗
但凡是活著就得习惯这附带悬念的案情
我大脑都是各种嘴脸在抢镜
行吧
我看够了自私的目的 生硬的交情
我听够了善意的欺瞒 办驳的矫情
所谓的个性 并非教养的不明
谁来解释下为什么好人卡那么流行
得到它等于判定了人性

I'm boring~ 我只想一个人不说话
I'm boring~ 我只想一个人不用笑
我嚼著最贵的晚餐
可惜我无所谓应对这账单
左右逢源不是个好习惯
旁若无人要不要试试看

無聊人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裴育   Composer: 華晨宇


我嚼著最贵的晚餐
可惜我无所谓应对这账单
左右逢源不是个好习惯
旁若无人要不要试试看
好不容易脱下天价的衣衫
不如说我卸下拖累的金砖
是人是鬼 一眼就看得穿
不用非要 学贵族的装扮

太多废话都无关感情 太多动作都始于环境
就像青春期的小孩会被大人酷刑
理由是
逼迫十五岁的心灵比成人要理性
那些道理我们从小就听
长大后不得不听命运的命
不是道理多难履行
而是现实它太任性
多少人能看懂人性的空镜
只不过活著活著只活出了年龄
我攥著别人遥不可及的东西
一边自嘲一边冷眼那些肮脏的事情
如果真话搅局假话
不如闭嘴来得清静
鄙视那含蓄的交易
都像强心针样的陷阱
让人无时无刻高速运转
该怎么保持清醒
趁你们还热爱浑水摸鱼的游戏
一本正经 披著羊皮创造你们的使命
当真的傻子 乐此不疲在消耗著热情
装傻的戏子 你可赚到了吐沫飞溅的缓刑
怕被拆穿还没被拆穿 本就是你要的刺激

I'm boring~ 我只想一个人不说话
I'm boring~ 我只想一个人不用笑
我很想望著一闪一闪发光的星星
像其他同学一样唱著亮晶晶
可我的眼前炮满来自虚伪世界的轰鸣
我还有很多事做很多歌听
可我就想窝在沙发做些无聊的点评
朋友在醉酒后咒骂世界不公平
滑稽的排列组合 让我想起了曾经
那时候爸妈总算分开的场景
和我高举著成绩单 强颜镇定的表情
老爸你揣著银子 到底是应酬还是旅行

闹吧 我总算找到适者生存的途径
总有人说的好听 做出来像个逃兵
过河拆桥 真的好吗
但凡是活著就得习惯这附带悬念的案情
我大脑都是各种嘴脸在抢镜
行吧
我看够了自私的目的 生硬的交情
我听够了善意的欺瞒 办驳的矫情
所谓的个性 并非教养的不明
谁来解释下为什么好人卡那么流行
得到它等于判定了人性

I'm boring~ 我只想一个人不说话
I'm boring~ 我只想一个人不用笑
我嚼著最贵的晚餐
可惜我无所谓应对这账单
左右逢源不是个好习惯
旁若无人要不要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