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木蘭號aka陳韋伶   Composer: 木蘭號aka陳韋伶

如果可以闭上眼睛独自的走过
如果可以什么都不说
如果忽略了那时眼神交错
我是否还会在乎他有多爱我

可惜我总太认真的以为著什么
多爱他到底有没有用
空虚和寂寞 最忠诚的朋友
我承认潜意识的我 其实很懦弱

无所谓日出日落 无所谓天长地久
无所谓一个人会更好过
无所谓感动什么 也无所谓拒绝什么
无所谓也曾心动 或者逃避什么

无所谓是对或错 无所谓没有结果
反正美梦做完就该放手
无所谓了旧伤口 无所谓谁的承诺
无所谓有谁来陪伴我

可惜我总太认真的以为著什么
多爱他到底有没有用
空虚和寂寞 最忠诚的朋友
我承认潜意识的我 其实很懦弱

无所谓日出日落 无所谓天长地久
无所谓一个人会更好过
无所谓感动什么 也无所谓拒绝什么
无所谓也曾心动 或者逃避什么

无所谓是对或错 无所谓没有结果
反正美梦做完就该放手
无所谓了旧伤口 无所谓谁的承诺
无所谓有谁来陪伴我

无所谓是对或错 无所谓没有结果
反正美梦做完就该放手
无所谓了旧伤口 无所谓谁的承诺
无所谓有谁来陪伴我

无所谓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木蘭號aka陳韋伶   Composer: 木蘭號aka陳韋伶

如果可以闭上眼睛独自的走过
如果可以什么都不说
如果忽略了那时眼神交错
我是否还会在乎他有多爱我

可惜我总太认真的以为著什么
多爱他到底有没有用
空虚和寂寞 最忠诚的朋友
我承认潜意识的我 其实很懦弱

无所谓日出日落 无所谓天长地久
无所谓一个人会更好过
无所谓感动什么 也无所谓拒绝什么
无所谓也曾心动 或者逃避什么

无所谓是对或错 无所谓没有结果
反正美梦做完就该放手
无所谓了旧伤口 无所谓谁的承诺
无所谓有谁来陪伴我

可惜我总太认真的以为著什么
多爱他到底有没有用
空虚和寂寞 最忠诚的朋友
我承认潜意识的我 其实很懦弱

无所谓日出日落 无所谓天长地久
无所谓一个人会更好过
无所谓感动什么 也无所谓拒绝什么
无所谓也曾心动 或者逃避什么

无所谓是对或错 无所谓没有结果
反正美梦做完就该放手
无所谓了旧伤口 无所谓谁的承诺
无所谓有谁来陪伴我

无所谓是对或错 无所谓没有结果
反正美梦做完就该放手
无所谓了旧伤口 无所谓谁的承诺
无所谓有谁来陪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