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潘成、米小某    Composer: 潘成


站 乱世里头
硝 烟起四周
儿女情长也只能够 放在身后
前不久 还挽 著手

沿 路的那头
有 痛的入口
在你最有 杀孽时就 停战走走
山坡陡 那雪地很厚

历史会传诵
胜的过程
我为何煮酒
论所谓英雄
情已终 忆成空
我 身临其中
论功名 又有何用

天 渐渐深秋
染 红枫叶后
我曾把酒 饮完就 走队伍最前头
就算有 一万人把守

恨 不能速赢
才 下手很重
也曾为你 赢敌意冲 为你我能
把手中 兵器都弃扔

历史会传诵
胜的过程
我为何煮酒
论所谓英雄
情已终 忆成空
我 身临其中
论功名 又有何用

历史会传诵
胜的过程
论所谓英雄
情已终 忆成空
我 身临其中
论功名 又有何用

枫林尽染
被血沾满

枫林尽染
太红了点

枫林尽染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潘成、米小某    Composer: 潘成


站 乱世里头
硝 烟起四周
儿女情长也只能够 放在身后
前不久 还挽 著手

沿 路的那头
有 痛的入口
在你最有 杀孽时就 停战走走
山坡陡 那雪地很厚

历史会传诵
胜的过程
我为何煮酒
论所谓英雄
情已终 忆成空
我 身临其中
论功名 又有何用

天 渐渐深秋
染 红枫叶后
我曾把酒 饮完就 走队伍最前头
就算有 一万人把守

恨 不能速赢
才 下手很重
也曾为你 赢敌意冲 为你我能
把手中 兵器都弃扔

历史会传诵
胜的过程
我为何煮酒
论所谓英雄
情已终 忆成空
我 身临其中
论功名 又有何用

历史会传诵
胜的过程
论所谓英雄
情已终 忆成空
我 身临其中
论功名 又有何用

枫林尽染
被血沾满

枫林尽染
太红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