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五月天阿信   Composer: 陳沒




某个城 某条街 某一条小巷 某一个晚上 某阁楼 微微灯光
某个人 默默关上 某心房 某扇窗 跟没有人 说晚安

夜 从前从来没这么长 床 荒凉的就像没有边疆
失眠 是枕头之上无尽的流浪 天 永远不亮

我不想念 不想念 他模样 我不想念 他肩膀 轻拥著我肩膀
我不想念 他吻著我脸庞 把永远说成一颗糖

某空港 某车站 某个下一站 某一扇车窗 某风景 唤醒惆怅
某南方 摇摇晃晃 某海洋 某艘船 谁没妄想 有天堂

当 人活成了一棵仙人掌 掌 心的泪却还是滚烫
每当 抚摸那些天真致命伤 恨 不能健忘
我不想念 不想念 他模样 我不想念 他肩膀 轻拥著我肩膀
我不想念 他吻著我脸庞 把永远说成一颗糖

我不想念 不想念 那时光 那些快乐 和悲伤 却总在我身旁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 让想念的歌不再唱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 让想念的歌不再唱
让想念的歌不再伤 让想念的歌不要再唱



我不想念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五月天阿信   Composer: 陳沒




某个城 某条街 某一条小巷 某一个晚上 某阁楼 微微灯光
某个人 默默关上 某心房 某扇窗 跟没有人 说晚安

夜 从前从来没这么长 床 荒凉的就像没有边疆
失眠 是枕头之上无尽的流浪 天 永远不亮

我不想念 不想念 他模样 我不想念 他肩膀 轻拥著我肩膀
我不想念 他吻著我脸庞 把永远说成一颗糖

某空港 某车站 某个下一站 某一扇车窗 某风景 唤醒惆怅
某南方 摇摇晃晃 某海洋 某艘船 谁没妄想 有天堂

当 人活成了一棵仙人掌 掌 心的泪却还是滚烫
每当 抚摸那些天真致命伤 恨 不能健忘
我不想念 不想念 他模样 我不想念 他肩膀 轻拥著我肩膀
我不想念 他吻著我脸庞 把永远说成一颗糖

我不想念 不想念 那时光 那些快乐 和悲伤 却总在我身旁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 让想念的歌不再唱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 让想念的歌不再唱
让想念的歌不再伤 让想念的歌不要再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