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何秉舜


编曲:何秉舜
监制:何秉舜

曾苦恋都知有多攰 没有下回 但有暧昧
你要是约我​​干杯 我会不会 拒绝奉陪

曾牵手几多次都会背 背到面红 直到心灰
曾话再会注定再会 来会你原配还碰杯
我跟你友谊万岁都不悔

越睡越累这种知己真少有 有以前难道没以后
忠心的狗快乐够 能重头做人不愧伟大成就

幸运地睡到很清醒的好友 能挨完缓刑便得救
没有永久 多得彼此也罢休
缠绵是一种嬉戏 何必因嬉戏恶斗

如果知己总有交会 别的不会 唯有干杯
筵席那号码别再背 能坐到微笑著散会
我知我接待客人都不配

幸运地睡到很清醒的好友 爱以前无谓恨以后
感激公主也内疚 我也会嘲笑七友已是成就

不解你温柔 缠绵若当是个游戏
游戏完最好挥挥手 推心兼置腹 再稀有
再普通 亦是老朋友

幸运是睡到很清醒的好友 能挨完缓刑便得救
没有永久 多得彼此也罢休
缠绵是一种嬉戏 谁舍得玩到心伤透
缠绵后毕竟多个朋友

缠绵朋友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何秉舜


编曲:何秉舜
监制:何秉舜

曾苦恋都知有多攰 没有下回 但有暧昧
你要是约我​​干杯 我会不会 拒绝奉陪

曾牵手几多次都会背 背到面红 直到心灰
曾话再会注定再会 来会你原配还碰杯
我跟你友谊万岁都不悔

越睡越累这种知己真少有 有以前难道没以后
忠心的狗快乐够 能重头做人不愧伟大成就

幸运地睡到很清醒的好友 能挨完缓刑便得救
没有永久 多得彼此也罢休
缠绵是一种嬉戏 何必因嬉戏恶斗

如果知己总有交会 别的不会 唯有干杯
筵席那号码别再背 能坐到微笑著散会
我知我接待客人都不配

幸运地睡到很清醒的好友 爱以前无谓恨以后
感激公主也内疚 我也会嘲笑七友已是成就

不解你温柔 缠绵若当是个游戏
游戏完最好挥挥手 推心兼置腹 再稀有
再普通 亦是老朋友

幸运是睡到很清醒的好友 能挨完缓刑便得救
没有永久 多得彼此也罢休
缠绵是一种嬉戏 谁舍得玩到心伤透
缠绵后毕竟多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