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甄健強   Composer: Jerry Lee


每每倦了

听他的大话

我擦亮微弱火花和心跳对话

眉在跳

没理它

梅和薄荷叶混合变化

到它香遍雨夜后

也许冰冻再不可怕

器皿热了

我记起仲夏

快乐地忘掉他经常把我责骂

如豆蔻

渐眼花

媛媛滴红泪静静退化

直至烧到破灭后

我要给我爱情告一天假

轻轻一灯

薰衣那管真假

小小烛心

将那暖意消化

气味又甜又软

令我发著麻

一室香花

星火满天的挂

灰灰的家

不再晦暗可怕

我现在尝著你

竟可不爱他

轻轻一灯

薰衣那管真假

小小烛心

将那暖意消化

气味又甜又软

令我发著麻

一室香花

星火满天的挂

灰灰的家

不再晦暗可怕

我现在尝著你

竟可不爱他

想跌落的不会再悬挂

一片蜡烛口舌里溶化

指甲剩低香气我未怕

拥抱自己仿似抱著月桂花

香薰恋爱治疗 - Album Versio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甄健強   Composer: Jerry Lee


每每倦了

听他的大话

我擦亮微弱火花和心跳对话

眉在跳

没理它

梅和薄荷叶混合变化

到它香遍雨夜后

也许冰冻再不可怕

器皿热了

我记起仲夏

快乐地忘掉他经常把我责骂

如豆蔻

渐眼花

媛媛滴红泪静静退化

直至烧到破灭后

我要给我爱情告一天假

轻轻一灯

薰衣那管真假

小小烛心

将那暖意消化

气味又甜又软

令我发著麻

一室香花

星火满天的挂

灰灰的家

不再晦暗可怕

我现在尝著你

竟可不爱他

轻轻一灯

薰衣那管真假

小小烛心

将那暖意消化

气味又甜又软

令我发著麻

一室香花

星火满天的挂

灰灰的家

不再晦暗可怕

我现在尝著你

竟可不爱他

想跌落的不会再悬挂

一片蜡烛口舌里溶化

指甲剩低香气我未怕

拥抱自己仿似抱著月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