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鍾永豐   Composer: 林生祥


县道184 初开始
像一尾幰公
从日头落山话糸又毋通介地方
蟦哪到挨们这个庄头
摆摆阿爸车谷包去农会换肥料
就会撖挨擳啦到牛车顶高压心
从适耶看哪出县道184
像一穴老鼠窿
路两唇介铁刀木野野搭搭
孵出禾毕仔飏叶仔撖树影仔
从适耶看哪出
县道184像一尾南蛇
久久正会有一台摒屎牌送车
满满叠著太膣嘛枝介虚糯奇
攻天攻地从山肚里铲哪出

重划过后田塍改转直角
嗒麻糕路打哇密麻哜啁
耕田是紧来紧省工
但系紧来紧坏攒食
县道一八四这项时
像一尾湖蜞
巴著挨等这个庄头
紧吸紧肥紧吸紧光生
归庄介后生仔
卑伊
吸净净

縣道184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鍾永豐   Composer: 林生祥


县道184 初开始
像一尾幰公
从日头落山话糸又毋通介地方
蟦哪到挨们这个庄头
摆摆阿爸车谷包去农会换肥料
就会撖挨擳啦到牛车顶高压心
从适耶看哪出县道184
像一穴老鼠窿
路两唇介铁刀木野野搭搭
孵出禾毕仔飏叶仔撖树影仔
从适耶看哪出
县道184像一尾南蛇
久久正会有一台摒屎牌送车
满满叠著太膣嘛枝介虚糯奇
攻天攻地从山肚里铲哪出

重划过后田塍改转直角
嗒麻糕路打哇密麻哜啁
耕田是紧来紧省工
但系紧来紧坏攒食
县道一八四这项时
像一尾湖蜞
巴著挨等这个庄头
紧吸紧肥紧吸紧光生
归庄介后生仔
卑伊
吸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