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鄭中庸 / 永邦   Composer: 永邦 / 梁學凌


编曲:陈飞午

飞机慢慢掠过了我的梦
载走了你的承诺 震耳欲聋
迷迭的烛火释放了迷惑
泪水渗出紧闭双眸

我发现我的神经不再属于我
缺氧的脑袋不能支配双手
分解的基因 重组了以后
流失血液的执著 注入了无动于衷

爱 我承受被支离的痛
无从埋怨罪魁祸首
思念是一种绝症
偏偏拖很久
你还说有一天也许你会回头
为什么 我已失去判断的成熟

心 我背负被定罪的错
想丢掉却频频回首
自由是一种折磨 被寂寞上锁
这城市已住进太多像我的人
支离残破 我像著了心魔

我发现我的神经不再属于我
缺氧的脑袋不能支配双手
分解的基因 重组了以后
流失血液的执著 注入了无动于衷

爱 我承受被支离的痛
无从埋怨罪魁祸首
思念是一种绝症
偏偏拖很久
你还说有一天也许你会回头
为什么 我已失去判断的成熟

心 我背负被定罪的错
想丢掉却频频回首
自由是一种折磨
被寂寞上锁
这城市已住进太多像我的人
支离残破 我像著了心魔

几百年以后 爱的轨道脱离地球
心是用来存活 再也不需要交流
只要一个口令就有一个动作
从此以后 谁都不必再为谁负荷

飞机慢慢掠过了我的梦
载走了你的承诺 震耳欲聋
迷迭的烛火释放了迷惑
泪水渗出紧闭双眸

支离人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鄭中庸 / 永邦   Composer: 永邦 / 梁學凌


编曲:陈飞午

飞机慢慢掠过了我的梦
载走了你的承诺 震耳欲聋
迷迭的烛火释放了迷惑
泪水渗出紧闭双眸

我发现我的神经不再属于我
缺氧的脑袋不能支配双手
分解的基因 重组了以后
流失血液的执著 注入了无动于衷

爱 我承受被支离的痛
无从埋怨罪魁祸首
思念是一种绝症
偏偏拖很久
你还说有一天也许你会回头
为什么 我已失去判断的成熟

心 我背负被定罪的错
想丢掉却频频回首
自由是一种折磨 被寂寞上锁
这城市已住进太多像我的人
支离残破 我像著了心魔

我发现我的神经不再属于我
缺氧的脑袋不能支配双手
分解的基因 重组了以后
流失血液的执著 注入了无动于衷

爱 我承受被支离的痛
无从埋怨罪魁祸首
思念是一种绝症
偏偏拖很久
你还说有一天也许你会回头
为什么 我已失去判断的成熟

心 我背负被定罪的错
想丢掉却频频回首
自由是一种折磨
被寂寞上锁
这城市已住进太多像我的人
支离残破 我像著了心魔

几百年以后 爱的轨道脱离地球
心是用来存活 再也不需要交流
只要一个口令就有一个动作
从此以后 谁都不必再为谁负荷

飞机慢慢掠过了我的梦
载走了你的承诺 震耳欲聋
迷迭的烛火释放了迷惑
泪水渗出紧闭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