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焦安溥   Composer: 焦安溥


活到现在,放眼望去日子已是多么地安全。
可我为什么觉得那么的,那么的危险;
危险的,在狠狠地咬我但不露脸。

危险的,是
我冷漠的心啊,
你汗湿的手。

危险的,是
我冷漠的心啊,
你汗湿的手。

他没停下脚步就走过的街。
爬上身的如果不是恐惧,
危险的是?

不喜欢的人赚到的钱。
游戏无法让人破解或厌倦。
他哀伤鲜艳的遗言,不断袭击世界的黄绿红黑
推挤中,人们开始说,
活著疯癫的,得去死了才美,才美。

我有一种疲惫在不会被消灭的事物里面。
赠品。宗教。空气中有毒的烟。
道德。传言。性,和超级企业。
幻觉和对幻觉的迷恋。
有时替代我说明一切,
有时尖声嚣叫要不让我睡。

人定胜天的暴力。让
所有胜利不如一点委屈 委屈
不如无情 无情
不如成全它本可能造的悲剧。
但你说,胜利就是胜利。
危险的是?

活到现在,放眼望去日子已是多么地安全。
可我为什么觉得那么的,那么的危险;
危险的,在狠狠地咬我但不露脸。

危险的是,
我冷漠的心啊。
你汗湿的手。
他只在失去时才流泪。

我爱人脸上闪过,寂寞的一瞬间。

危险的,是 (Wei Xian De, Shi) - Threat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焦安溥   Composer: 焦安溥


活到现在,放眼望去日子已是多么地安全。
可我为什么觉得那么的,那么的危险;
危险的,在狠狠地咬我但不露脸。

危险的,是
我冷漠的心啊,
你汗湿的手。

危险的,是
我冷漠的心啊,
你汗湿的手。

他没停下脚步就走过的街。
爬上身的如果不是恐惧,
危险的是?

不喜欢的人赚到的钱。
游戏无法让人破解或厌倦。
他哀伤鲜艳的遗言,不断袭击世界的黄绿红黑
推挤中,人们开始说,
活著疯癫的,得去死了才美,才美。

我有一种疲惫在不会被消灭的事物里面。
赠品。宗教。空气中有毒的烟。
道德。传言。性,和超级企业。
幻觉和对幻觉的迷恋。
有时替代我说明一切,
有时尖声嚣叫要不让我睡。

人定胜天的暴力。让
所有胜利不如一点委屈 委屈
不如无情 无情
不如成全它本可能造的悲剧。
但你说,胜利就是胜利。
危险的是?

活到现在,放眼望去日子已是多么地安全。
可我为什么觉得那么的,那么的危险;
危险的,在狠狠地咬我但不露脸。

危险的是,
我冷漠的心啊。
你汗湿的手。
他只在失去时才流泪。

我爱人脸上闪过,寂寞的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