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禮義   Composer: 禮義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那颗批判 凶残的石头
无助的他又不说了
轻轻摸著 受伤的胸口

你的心头 是否有那么的一把尺
衡量一切 判断定义事情的好与坏
我都知道 但世界并不是只有黑白
所以不要用那把尺 四处见人就砍

小明很乖 散播正能量善良的他
然而大家 因为心灵不同而讨厌他
恶意挞伐 言语刺呀刺呀最后逼死他
不知道为啥 暴民看不见做好事的他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这很重要让我再唱一次给你听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别毁了别人应该拥有的美好一切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那颗批判 凶残的石头
无助的他又不说了
轻轻摸著 受伤的胸口

大声讲话就是老大 先砍人的绝不会受伤
哇靠 你们这些家伙难道都是白痴吗
你说言论自由 我说你啊别无限上纲
把言语当刀子砍呀砍呀 这叫杀人狂
批判很爽 踩著伤口再给他一颗糖
反正全世界上 只有你是对的是吗
疯了吗 我们拿著石头互砸
很爽吗 直到我们遍体鳞伤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这很重要让我再唱一次给你听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那颗批判 凶残的石头
无助的他又不说了
轻轻摸著 受伤的胸口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那颗批判 凶残的石头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把言语当刀子砍呀砍呀 这叫杀人狂

无助的他又不说了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轻轻摸著 受伤的胸口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 暗黑版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禮義   Composer: 禮義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那颗批判 凶残的石头
无助的他又不说了
轻轻摸著 受伤的胸口

你的心头 是否有那么的一把尺
衡量一切 判断定义事情的好与坏
我都知道 但世界并不是只有黑白
所以不要用那把尺 四处见人就砍

小明很乖 散播正能量善良的他
然而大家 因为心灵不同而讨厌他
恶意挞伐 言语刺呀刺呀最后逼死他
不知道为啥 暴民看不见做好事的他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这很重要让我再唱一次给你听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别毁了别人应该拥有的美好一切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那颗批判 凶残的石头
无助的他又不说了
轻轻摸著 受伤的胸口

大声讲话就是老大 先砍人的绝不会受伤
哇靠 你们这些家伙难道都是白痴吗
你说言论自由 我说你啊别无限上纲
把言语当刀子砍呀砍呀 这叫杀人狂
批判很爽 踩著伤口再给他一颗糖
反正全世界上 只有你是对的是吗
疯了吗 我们拿著石头互砸
很爽吗 直到我们遍体鳞伤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这很重要让我再唱一次给你听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那颗批判 凶残的石头
无助的他又不说了
轻轻摸著 受伤的胸口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那颗批判 凶残的石头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把言语当刀子砍呀砍呀 这叫杀人狂

无助的他又不说了
人的好坏 是决定在他的内心
不是宗教职业学历 还有他爱的人是谁
轻轻摸著 受伤的胸口
别让仇恨散播 不要当嗜血傻B

陌生人他又捡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