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Jony J   Composer: Jony J / 陳令韜


他们说年轻人要努力
要多去想点主意
他们劝你怎么都好
就是别去跟钱赌气
别再呆在家里愁
被压力压扁头
想混口饭就乖乖
跟人屁股后头刮点油
万能的开门砖
满世界都围著转
你要把钞票堆成山
至少家里塞一半
那怎么才叫赚到够
他说要赚够来世用的
说除了口袋装的其他都是白日梦
你别不服气
有钱的才有福利
被牵著鼻子走
也心甘情愿当个奴隶
追名逐利
肝脑涂地 动著脑筋
要把话说的好听
还要服从钱的每个指令
活著就得小心
脸色要看得准
什么事都办的稳
他问你尊严能值几个钱
你干嘛站著等
还不就是点个头
不就是哈个腰
不就是拿了钱就跑
顶多在背后插个刀
还叫你跟上

谁年少多金 谁年少多病
谁在电视上比著谁更不幸
不幸的人又比著谁更无情
说由不得心 说这叫做命
看反抗过命的人
总是被定了论被人说病的深
得道成仙
他打开了新的门 才看见敬的神
Man!没带你离开过人间

有种人喜欢炫耀有种人不甘心
有种人胡说八道还有种人喜欢听
有种人为了发财什么脏活都能干
梦想就是在家数钱
最好不用出门赚
还有种人
不在乎为钱说了多少谎话
有种人收著黑心钱
有种人脱光躺下
有种人脸都不要
为钱跟家里胡闹
有种人赚著奶粉钱 却卖著毒药
有种人觉得家里没钱让他特别丢脸
要面子 要里子
却没办法两者都选
就只好违背良心
低声下气只为换取更多黄金
真心话说给墙听
像老虎机在连吃
必须不间断的投币
都很傻很天真觉得会赢这场游戏
最后却像个奴隶 在世俗监狱服役
拿不起 放不下 有面子却没骨气

谁年少多金 谁年少多病
谁在电视上比著谁更不幸
不幸的人又比著谁更无情
说由不得心 说这叫做命
看反抗过命的人
总是被定了论被人说病的深
得道成仙
他打开了新的门 才看见敬的神
Man!没带你离开过人间
谁年少多金 谁年少多病
谁在电视上比著谁更不幸
不幸的人又比著谁更无情
说由不得心 说这叫做命
看反抗过命的人
总是被定了论被人说病的深 得道成仙
他打开了新的门 才看见敬的神
Man!没带你离开过人间

奴隸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Jony J   Composer: Jony J / 陳令韜


他们说年轻人要努力
要多去想点主意
他们劝你怎么都好
就是别去跟钱赌气
别再呆在家里愁
被压力压扁头
想混口饭就乖乖
跟人屁股后头刮点油
万能的开门砖
满世界都围著转
你要把钞票堆成山
至少家里塞一半
那怎么才叫赚到够
他说要赚够来世用的
说除了口袋装的其他都是白日梦
你别不服气
有钱的才有福利
被牵著鼻子走
也心甘情愿当个奴隶
追名逐利
肝脑涂地 动著脑筋
要把话说的好听
还要服从钱的每个指令
活著就得小心
脸色要看得准
什么事都办的稳
他问你尊严能值几个钱
你干嘛站著等
还不就是点个头
不就是哈个腰
不就是拿了钱就跑
顶多在背后插个刀
还叫你跟上

谁年少多金 谁年少多病
谁在电视上比著谁更不幸
不幸的人又比著谁更无情
说由不得心 说这叫做命
看反抗过命的人
总是被定了论被人说病的深
得道成仙
他打开了新的门 才看见敬的神
Man!没带你离开过人间

有种人喜欢炫耀有种人不甘心
有种人胡说八道还有种人喜欢听
有种人为了发财什么脏活都能干
梦想就是在家数钱
最好不用出门赚
还有种人
不在乎为钱说了多少谎话
有种人收著黑心钱
有种人脱光躺下
有种人脸都不要
为钱跟家里胡闹
有种人赚著奶粉钱 却卖著毒药
有种人觉得家里没钱让他特别丢脸
要面子 要里子
却没办法两者都选
就只好违背良心
低声下气只为换取更多黄金
真心话说给墙听
像老虎机在连吃
必须不间断的投币
都很傻很天真觉得会赢这场游戏
最后却像个奴隶 在世俗监狱服役
拿不起 放不下 有面子却没骨气

谁年少多金 谁年少多病
谁在电视上比著谁更不幸
不幸的人又比著谁更无情
说由不得心 说这叫做命
看反抗过命的人
总是被定了论被人说病的深
得道成仙
他打开了新的门 才看见敬的神
Man!没带你离开过人间
谁年少多金 谁年少多病
谁在电视上比著谁更不幸
不幸的人又比著谁更无情
说由不得心 说这叫做命
看反抗过命的人
总是被定了论被人说病的深 得道成仙
他打开了新的门 才看见敬的神
Man!没带你离开过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