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姚若龍   Composer: 陳小霞


十年前的我一定不会承认 凝望你的脸却忽略你眼神
拉你为我的每个梦去狂奔 忘了你也有你最向往的旅程
十年后的我终于能够体认 了解比拥吻更能让爱永恒
往往教我们最多的那个人 是不能陪我们到最后的那个人

如果能再见 请让我牵牵手 看著你的眼睛说 辛苦了
多么抱歉当时你给我的快乐 都来自某些牺牲和苦涩
如果不能见 请让我做做梦 靠著你的耳朵说 辛苦了
希望早已有人懂你想的要的 让你连沉睡也是微笑的

十年后的我终于能够体认 了解比拥吻更能让爱永恒
往往教我们最多的那个人 是不能陪我们到最后的那个人

如果能再见 请让我牵牵手 看著你的眼睛说 辛苦了
多么抱歉当时你给我的快乐 都来自某些牺牲和苦涩
如果不能见 请让我做做梦 靠著你的耳朵说 辛苦了
希望早已有人懂你想的要的 让你连沉睡也是微笑的

经过你曾住的那栋楼 月光洒在同一扇窗口
我看见你温柔地挥手 在很深很深的记忆里头

如果能再见 请让我牵牵手 看著你的眼睛说 辛苦了
多么抱歉当时你给我的快乐 都来自某些牺牲和苦涩
如果不能见 请让我做做梦 靠著你的耳朵说 辛苦了
希望早已有人懂你想的要的 让你连沉睡也是微笑的

辛苦了 (all for love)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姚若龍   Composer: 陳小霞


十年前的我一定不会承认 凝望你的脸却忽略你眼神
拉你为我的每个梦去狂奔 忘了你也有你最向往的旅程
十年后的我终于能够体认 了解比拥吻更能让爱永恒
往往教我们最多的那个人 是不能陪我们到最后的那个人

如果能再见 请让我牵牵手 看著你的眼睛说 辛苦了
多么抱歉当时你给我的快乐 都来自某些牺牲和苦涩
如果不能见 请让我做做梦 靠著你的耳朵说 辛苦了
希望早已有人懂你想的要的 让你连沉睡也是微笑的

十年后的我终于能够体认 了解比拥吻更能让爱永恒
往往教我们最多的那个人 是不能陪我们到最后的那个人

如果能再见 请让我牵牵手 看著你的眼睛说 辛苦了
多么抱歉当时你给我的快乐 都来自某些牺牲和苦涩
如果不能见 请让我做做梦 靠著你的耳朵说 辛苦了
希望早已有人懂你想的要的 让你连沉睡也是微笑的

经过你曾住的那栋楼 月光洒在同一扇窗口
我看见你温柔地挥手 在很深很深的记忆里头

如果能再见 请让我牵牵手 看著你的眼睛说 辛苦了
多么抱歉当时你给我的快乐 都来自某些牺牲和苦涩
如果不能见 请让我做做梦 靠著你的耳朵说 辛苦了
希望早已有人懂你想的要的 让你连沉睡也是微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