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藏在肺里的尖叫
藏在骨头和肌肉里的
没有爆破前 毋庸置疑的
都会揪紧成病
曾经 干燥的 都被泼湿
膨胀后弹牙 多肉 黏腻多汁
一个女人徒手拔掉满头黑发
在梦境的山棱线行走
思念聚集成蚊虫
张开没有焦点的瞳孔
就像….快 张开没有欲望的大腿
我咬下去 你还是无动于衷吗
你明明可以叫出来的呀
沿著你的脊椎走
我的手指 戳出一个冰凉的湖
四处张望 无人看守
暴露狂脱掉风衣 泪流满面地 跳进去

计划把你高潮的尖叫声录起来
却发现刚刚按错了键
一去不复返 无能重复那时刻
你躺著
和逐渐冰冷的液体 撕扯著
黏腻 透明 在我的手心开出具有弹性的花
我觉得不够 想从你身体里挤出更多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起
窗外的鹿群 飞奔离去 同时
急遽消退 蓝色的风 抹去世界边缘的泡沫
从你半开的双眼绕过
接起电话 静默降临
刚醒来的情欲 在电话里喘气 尖叫
我边听 边把你的汗一滴滴舔掉

不能吼出来 那就吞下去
不能吼出来 那就吞下去

SCREAM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藏在肺里的尖叫
藏在骨头和肌肉里的
没有爆破前 毋庸置疑的
都会揪紧成病
曾经 干燥的 都被泼湿
膨胀后弹牙 多肉 黏腻多汁
一个女人徒手拔掉满头黑发
在梦境的山棱线行走
思念聚集成蚊虫
张开没有焦点的瞳孔
就像….快 张开没有欲望的大腿
我咬下去 你还是无动于衷吗
你明明可以叫出来的呀
沿著你的脊椎走
我的手指 戳出一个冰凉的湖
四处张望 无人看守
暴露狂脱掉风衣 泪流满面地 跳进去

计划把你高潮的尖叫声录起来
却发现刚刚按错了键
一去不复返 无能重复那时刻
你躺著
和逐渐冰冷的液体 撕扯著
黏腻 透明 在我的手心开出具有弹性的花
我觉得不够 想从你身体里挤出更多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起
窗外的鹿群 飞奔离去 同时
急遽消退 蓝色的风 抹去世界边缘的泡沫
从你半开的双眼绕过
接起电话 静默降临
刚醒来的情欲 在电话里喘气 尖叫
我边听 边把你的汗一滴滴舔掉

不能吼出来 那就吞下去
不能吼出来 那就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