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拷秋勤、張睿銓   Composer: 拷秋勤

Here comes the civil revolt
Volume two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1895, a war with the empire of Japan ended.
China defeated but Formosams paid the price.
Betrayed and sold by the Ching Dynasty.
Formosa turned into a Japanese colony.
Into a police state.
Man,woman,and child enslaved.
For wood,rice,and sugarcanes.
Farms and land were taken away.
Tyranny coerced on us through police brutality.
What's it gonna be?
We can take it no more so let's fuck the police.
Time to pick up the blade and let's fuck the police.
It was written in the prophecy.
They study battle tactics in the temple.
Farmers are vengeful warriors with sickles and shovels.
Worship the gods and remember the blood.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反抗 不断 一八九五以来
战死亡魂 毋知已经几落万
二十年了后 南台湾的西来庵
有人自封大明慈悲国大元帅
靠 宗教力量 来 带领群众
余清芳 欲实现伊的伟大理想
十几岁开始 就有这个决心
用武力 来结束日本人的统治
王爷公有指示 帝国气数已尽
皇帝这个大位 就等伊来登基
结合平埔原住民 咱毋惊牺牲
光荣 出征 决战就伫噍吧哖
山顶刣到山跤 大刀对著炮弹
无奈最后犹原是悲剧来收束
逃的逃 死的死 掠著拢判重刑
菜寮公廨的神位 纪念彼段悲情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就像再跳舞 来到那一九一五
台湾本土 当时属于日本政府
称日本内地 是因为殖民主义
没有权力 只有二等公民福利
武装起义 革命是为了权益
余清芳利用宗教来集结民间武力
群聚在西来庵 对抗准备展开
不料消息走漏多人因此不幸被逮
火力转向台南玉井虎头山
革命的火力在此伺机寻找转圜
日军搜山 再搭配招降作战
但投降的下场只有处斩杀害
事隔多年 这一切早已掩埋
历史故事没有记载 也不在课堂教材
透过歌词 来把事情说明白
从这故事见鉴往今来 莫忘那过去失败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We the people,they the evil
Why we never win but lose
官逼民反
We the people,they the evil
An unjust world we're born to
官逼民反
We the people,they the evil
Why we never win but lose
官逼民反
We the people,they the evil
An unjust world we're born to
官逼民反

我们是民 他们是官
这是啥物世界 官逼民反
我们是民 他们是官
无公平的世界 官逼民反
我们是民 他们是官
这是啥勿世界 官逼民反
我们是民 他们是官
无公平的世界 官逼民反

官逼民反 - Part.2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拷秋勤、張睿銓   Composer: 拷秋勤

Here comes the civil revolt
Volume two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1895, a war with the empire of Japan ended.
China defeated but Formosams paid the price.
Betrayed and sold by the Ching Dynasty.
Formosa turned into a Japanese colony.
Into a police state.
Man,woman,and child enslaved.
For wood,rice,and sugarcanes.
Farms and land were taken away.
Tyranny coerced on us through police brutality.
What's it gonna be?
We can take it no more so let's fuck the police.
Time to pick up the blade and let's fuck the police.
It was written in the prophecy.
They study battle tactics in the temple.
Farmers are vengeful warriors with sickles and shovels.
Worship the gods and remember the blood.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反抗 不断 一八九五以来
战死亡魂 毋知已经几落万
二十年了后 南台湾的西来庵
有人自封大明慈悲国大元帅
靠 宗教力量 来 带领群众
余清芳 欲实现伊的伟大理想
十几岁开始 就有这个决心
用武力 来结束日本人的统治
王爷公有指示 帝国气数已尽
皇帝这个大位 就等伊来登基
结合平埔原住民 咱毋惊牺牲
光荣 出征 决战就伫噍吧哖
山顶刣到山跤 大刀对著炮弹
无奈最后犹原是悲剧来收束
逃的逃 死的死 掠著拢判重刑
菜寮公廨的神位 纪念彼段悲情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就像再跳舞 来到那一九一五
台湾本土 当时属于日本政府
称日本内地 是因为殖民主义
没有权力 只有二等公民福利
武装起义 革命是为了权益
余清芳利用宗教来集结民间武力
群聚在西来庵 对抗准备展开
不料消息走漏多人因此不幸被逮
火力转向台南玉井虎头山
革命的火力在此伺机寻找转圜
日军搜山 再搭配招降作战
但投降的下场只有处斩杀害
事隔多年 这一切早已掩埋
历史故事没有记载 也不在课堂教材
透过歌词 来把事情说明白
从这故事见鉴往今来 莫忘那过去失败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这是谁的土地(这是谁的土地)
白贼爱搧喙Phue(白贼爱搧喙Phue)
英雄赴死不回(英雄赴死不回)
正义佮咱做伙(正义佮咱做伙)

We the people,they the evil
Why we never win but lose
官逼民反
We the people,they the evil
An unjust world we're born to
官逼民反
We the people,they the evil
Why we never win but lose
官逼民反
We the people,they the evil
An unjust world we're born to
官逼民反

我们是民 他们是官
这是啥物世界 官逼民反
我们是民 他们是官
无公平的世界 官逼民反
我们是民 他们是官
这是啥勿世界 官逼民反
我们是民 他们是官
无公平的世界 官逼民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