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NINEONE#   Composer: NINEONE#


和夜晚有很大误会
没办法在天亮前入睡
肥皂的油脂 和 水里的泡沫
都浮上了图像里无恙的派对
我想 那不是能容我的地方
不休的舞步配华丽的戏装
伟大的致词
附和的鼓掌
温柔的骑士又苏醒在异邦
残垣慢慢变成高楼大厦
用惯了的产品已经下架
声嘶力竭堵了我的嘴巴
暖黄色灯光替我向ta说话
我说我不停地错 不听左胸腔里最深的弱
我不相信神或命运里 头前赴后继的挫折
对我多过分 也不过是化作腹中的墨

一片星辰
换一个镜头
一场电影
换一次牵手
一个宇宙
换一颗红豆

当我迷路的时候 雨里带柔软的灰
当我清醒的时候 灰落在罹难的碑
我不能追问
即刻的微弱
是否能唤醒人去寻找归宿
况且我挥霍
被执念威迫
逼自己在梦里也正襟危坐
但这是不是 我想办到的
我只看得到 人们想看到的
大把印著数额的纸 冠冕堂皇的名
多少脑袋挤破了 想换到呢
如果说心里燃起的火
一点一点熄灭在 痴人世界的憨笑
我会放过了自己
放过了意念
至少融入显得没有那么单调

一句良言
换一次跌倒
一记耳光
换一场明了
一世浮华
换一人衰老

Outro痴人說夢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NINEONE#   Composer: NINEONE#


和夜晚有很大误会
没办法在天亮前入睡
肥皂的油脂 和 水里的泡沫
都浮上了图像里无恙的派对
我想 那不是能容我的地方
不休的舞步配华丽的戏装
伟大的致词
附和的鼓掌
温柔的骑士又苏醒在异邦
残垣慢慢变成高楼大厦
用惯了的产品已经下架
声嘶力竭堵了我的嘴巴
暖黄色灯光替我向ta说话
我说我不停地错 不听左胸腔里最深的弱
我不相信神或命运里 头前赴后继的挫折
对我多过分 也不过是化作腹中的墨

一片星辰
换一个镜头
一场电影
换一次牵手
一个宇宙
换一颗红豆

当我迷路的时候 雨里带柔软的灰
当我清醒的时候 灰落在罹难的碑
我不能追问
即刻的微弱
是否能唤醒人去寻找归宿
况且我挥霍
被执念威迫
逼自己在梦里也正襟危坐
但这是不是 我想办到的
我只看得到 人们想看到的
大把印著数额的纸 冠冕堂皇的名
多少脑袋挤破了 想换到呢
如果说心里燃起的火
一点一点熄灭在 痴人世界的憨笑
我会放过了自己
放过了意念
至少融入显得没有那么单调

一句良言
换一次跌倒
一记耳光
换一场明了
一世浮华
换一人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