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纳西恰恰

Lyricist: Tizzy Bac    Composer: Tizzy Bac
喔我的心在痛 困顿和麻木混乱交错
夜复一夜 不停地梦
我的世界 倦勤的钟 再不往前走

你用幽暗沉默 为我描绘出了爱的样子
深深刺进了我胸口
要我带著刺微笑地活 也不能说No

我喝了一口酒 奔跑在夜的Tennessee
无边旷野恐惧来袭 只剩扭曲了我的轮廓 在不停转动
原来这是梦 但怎么我的梦都不会醒?
灵魂遗落在哪个标地? 还在哪儿叨叨絮语?

Oh yes 爱人的心会老的
任凭时间践踏它多年也不出声
我仍能听见 它焦渴的祈祷
有微弱回音 在冬夜里 断续地飘

而我就在这独自沮丧游荡
不经意闯入不该前往禁断的地方
窥见过别人未曾见的瘠寥
但这种结果 是我从没想过

难说 也许只是错觉
要逃开命定之中 该诅咒的枷锁
我奋力地击打心火 期望有人会听见我
而双手紧握了又握 过了明天却还是满身伤痛

Oh yes 爱人的心会老的
任凭时间践踏它多年也不出声
我仍能听见 它焦渴的祈祷
有微弱回音 在冬夜里 断续地飘
它焦渴的祈祷
有微弱回音 在冬夜里 断续地飘

我喝了一口酒 奔跑在夜的Tennessee
无边旷野恐惧来袭 只剩扭曲了我的轮廓 在不停转动
啊原来这是梦 但怎么我的梦都不会醒?
灵魂遗落在哪个标地? 还在哪儿叨叨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