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盧羿安 Skippy   Composer: 丁律妏 Christine Ting


停在原地不动 陷在人潮之中
没尽头的自由 是你留下的牢笼
我感觉不到脉搏 回到一个人的家门口(没有人在等我)

打开所有的灯 关上所有的门
喇叭开很大声 这里没有我们
已经忘了挫折 也早已忘记了 曾经 渴望 脱身

我就像墙壁上的时钟一直在转圈圈
在看不见道路的迷雾离你越来越远
把心磨了边 交给了时间
留给自己一张不痛不痒的笑脸

我就像萤幕上的光点一直在转圈圈
在忙碌里拼命地找理由和悲伤妥协
又过了一天 又过了一年 才发现自己的特别不够特别

不再挑起纷争 冷漠取代认真
交换几次体温 以为我爱上他了
还剩下几次的吻 平均分配给命运转轮

关上所有的灯 关上所有的门
喇叭开很大声 这里没有我们
已经不再天真 却也不甘心了 曾经 属于 你呢

我就像墙壁上的时钟一直在转圈圈
在看不见道路的迷雾离你越来越远
把心磨了边 交给了时间 留给自己一张不痛不痒的笑脸

我就像萤幕上的光点一直在转圈圈
困在生命的圆环路口忘了自己是谁
绕过了一圈 又过了一圈 才发现所谓的终点不是终点

我们就像是两个不再同心的同心圆
沿著各自的座标轴绕著遗憾转圈圈
在不同平面 期待著相切
看著彼此错过 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

转圈圈 (In Circles)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盧羿安 Skippy   Composer: 丁律妏 Christine Ting


停在原地不动 陷在人潮之中
没尽头的自由 是你留下的牢笼
我感觉不到脉搏 回到一个人的家门口(没有人在等我)

打开所有的灯 关上所有的门
喇叭开很大声 这里没有我们
已经忘了挫折 也早已忘记了 曾经 渴望 脱身

我就像墙壁上的时钟一直在转圈圈
在看不见道路的迷雾离你越来越远
把心磨了边 交给了时间
留给自己一张不痛不痒的笑脸

我就像萤幕上的光点一直在转圈圈
在忙碌里拼命地找理由和悲伤妥协
又过了一天 又过了一年 才发现自己的特别不够特别

不再挑起纷争 冷漠取代认真
交换几次体温 以为我爱上他了
还剩下几次的吻 平均分配给命运转轮

关上所有的灯 关上所有的门
喇叭开很大声 这里没有我们
已经不再天真 却也不甘心了 曾经 属于 你呢

我就像墙壁上的时钟一直在转圈圈
在看不见道路的迷雾离你越来越远
把心磨了边 交给了时间 留给自己一张不痛不痒的笑脸

我就像萤幕上的光点一直在转圈圈
困在生命的圆环路口忘了自己是谁
绕过了一圈 又过了一圈 才发现所谓的终点不是终点

我们就像是两个不再同心的同心圆
沿著各自的座标轴绕著遗憾转圈圈
在不同平面 期待著相切
看著彼此错过 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