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客语)
嘿~上个星期的酒钱
好像不记得要给谁了
怎么会不记得 喝得这样MA-SE

那次说要做大事业 只是小憨头发花颠
说的哭哭啼啼 分不清真的假的
不好信酒后的话

(闽南语)
啊~酒伴只有你一个 啊~有什么袂当讲坦白
在你这杯喝完之前 心事拢底海底

(客语)
嘿~酒是不好的东西 有一天要全部丢掉
全部丢光光
………………..那哪有可能
假使有一种情形 不再找你讲疯话 那一定是
再也找不到你的时节

(闽南语)
啊~酒伴只有你一个啊~有什么袂当讲坦白
在你这杯喝完之前 我酒杯先见底

啊~酒伴只有你一个啊~有什么袂当讲坦白
在你这杯喝完之前 心事拢底海底

在你这杯喝完之前 心事拢底海底

Drinkking Buddy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客语)
嘿~上个星期的酒钱
好像不记得要给谁了
怎么会不记得 喝得这样MA-SE

那次说要做大事业 只是小憨头发花颠
说的哭哭啼啼 分不清真的假的
不好信酒后的话

(闽南语)
啊~酒伴只有你一个 啊~有什么袂当讲坦白
在你这杯喝完之前 心事拢底海底

(客语)
嘿~酒是不好的东西 有一天要全部丢掉
全部丢光光
………………..那哪有可能
假使有一种情形 不再找你讲疯话 那一定是
再也找不到你的时节

(闽南语)
啊~酒伴只有你一个啊~有什么袂当讲坦白
在你这杯喝完之前 我酒杯先见底

啊~酒伴只有你一个啊~有什么袂当讲坦白
在你这杯喝完之前 心事拢底海底

在你这杯喝完之前 心事拢底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