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陳昇   Composer: 陳昇


这个季节的风啊是往那个方向吹 你站在高高的屋上是否能听见
风里有我满满的乡愁 淹没了许多 我们年少的时候曾有过的许诺

如果有那么一天扬起了风雪你要学会躲开
看见你已经疲惫的穿上了满身的斑驳
我梦中的故乡在雾霾里苏醒 它已不是我 记忆中的模样

曾经有过的怀疑 你不要再提起 我异乡人的身影渐渐的清晰
母亲为我买了一张单程的车票 但是我向往的风儿往那里吹
也许我应该相信风中的残语 母亲在革命的激情里被狂人绑架而去
突然发觉自己已不再哭泣 除了思念如今我已一无所有

那个季节的风啊为什么都向一个方向吹
你站在高高的屋上是否能看见
风里有西方的诱惑 淹没了许多 年轻的时候 我们曾经有过的许诺

不曾因为我信仰的坚定而觉得伟大 只是没有理由的爱上了孤寂
也许我习惯了自由 踩著缤纷的脚步 我认识的真理已逝去
如果有那么一天 我随著信念死去 让我躺在微风徐徐金色的草原
是否我也背叛了我自己 遗忘了许多 年经的时候我们曾有许诺
啦啦啦
那个季节的风啊是往我的故乡吹啊吹
你站在高高的屋上是否能听见
风里有我满满的乡愁 淹没了许多 年少的时候 我们曾有的心愿
啦啦啦 啦啦啦

风见鸡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昇   Composer: 陳昇


这个季节的风啊是往那个方向吹 你站在高高的屋上是否能听见
风里有我满满的乡愁 淹没了许多 我们年少的时候曾有过的许诺

如果有那么一天扬起了风雪你要学会躲开
看见你已经疲惫的穿上了满身的斑驳
我梦中的故乡在雾霾里苏醒 它已不是我 记忆中的模样

曾经有过的怀疑 你不要再提起 我异乡人的身影渐渐的清晰
母亲为我买了一张单程的车票 但是我向往的风儿往那里吹
也许我应该相信风中的残语 母亲在革命的激情里被狂人绑架而去
突然发觉自己已不再哭泣 除了思念如今我已一无所有

那个季节的风啊为什么都向一个方向吹
你站在高高的屋上是否能看见
风里有西方的诱惑 淹没了许多 年轻的时候 我们曾经有过的许诺

不曾因为我信仰的坚定而觉得伟大 只是没有理由的爱上了孤寂
也许我习惯了自由 踩著缤纷的脚步 我认识的真理已逝去
如果有那么一天 我随著信念死去 让我躺在微风徐徐金色的草原
是否我也背叛了我自己 遗忘了许多 年经的时候我们曾有许诺
啦啦啦
那个季节的风啊是往我的故乡吹啊吹
你站在高高的屋上是否能听见
风里有我满满的乡愁 淹没了许多 年少的时候 我们曾有的心愿
啦啦啦 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