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鍾永豐   Composer: 林生祥

夜行巴士
编曲:交工乐队

透夜趋路游览巴士佢紧行紧北
头脑晕晕目珠瞪瞪涯看著夜色
乌云食月一摆过一摆
分涯愐起第头摆介头摆

透夜趋路游览巴士佢紧行紧北
头脑晕晕目珠瞪瞪涯看著夜色
乌云食月一摆过一摆
分涯愐起第头摆介头摆

苦做硬做田坵里大出产 奈何年年涯紧种加啥紧凄惨
丁多地少兄弟争出外 存涯一房来蓄爷哀
骨节痛净力头衰弱时 新事记多变旧事新事记多变旧事

透夜趋路游览巴士佢紧行紧北
头脑晕晕目珠瞪瞪涯看著夜色
乌云食月一摆过一摆
分涯愐起第头摆介头摆

在都市项食头路介老弟同涯讲
么该做水库美浓就变做大金库
哀哉!涯讲后生
憨狗望爱食羊下卵呢咩?
厥兜政府断真系有搞
耕田人家早有出头
毋使等到涯亦下已经六十出头
转业忒慢死忒早
转业忒慢死又还忒早

东片扁白日头一出万条鞭
台北市介楼屋当当撑著天
想涯这一生人就会冇效喂
但系这摆涯毋爱再淋棍喂
今比日涯爱来去撖奄讲
今比日涯爱一定来去撖奄讲
今比日涯爱一定来去
撖厥高毛政府讲
水库系筑得屎嘛食得

夜行巴士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鍾永豐   Composer: 林生祥

夜行巴士
编曲:交工乐队

透夜趋路游览巴士佢紧行紧北
头脑晕晕目珠瞪瞪涯看著夜色
乌云食月一摆过一摆
分涯愐起第头摆介头摆

透夜趋路游览巴士佢紧行紧北
头脑晕晕目珠瞪瞪涯看著夜色
乌云食月一摆过一摆
分涯愐起第头摆介头摆

苦做硬做田坵里大出产 奈何年年涯紧种加啥紧凄惨
丁多地少兄弟争出外 存涯一房来蓄爷哀
骨节痛净力头衰弱时 新事记多变旧事新事记多变旧事

透夜趋路游览巴士佢紧行紧北
头脑晕晕目珠瞪瞪涯看著夜色
乌云食月一摆过一摆
分涯愐起第头摆介头摆

在都市项食头路介老弟同涯讲
么该做水库美浓就变做大金库
哀哉!涯讲后生
憨狗望爱食羊下卵呢咩?
厥兜政府断真系有搞
耕田人家早有出头
毋使等到涯亦下已经六十出头
转业忒慢死忒早
转业忒慢死又还忒早

东片扁白日头一出万条鞭
台北市介楼屋当当撑著天
想涯这一生人就会冇效喂
但系这摆涯毋爱再淋棍喂
今比日涯爱来去撖奄讲
今比日涯爱一定来去撖奄讲
今比日涯爱一定来去
撖厥高毛政府讲
水库系筑得屎嘛食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