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李峻一   Composer: 陳輝陽

你有话要讲请你启齿 欲言又止怎似男仕
而我以直觉早猜到一点 又临近分手这一天
内心在哭 仍需微笑 谁爱流泪的嘴脸
命该如此 总是离别 任谁也无力再装笑

挣不开这泪眼 因刚刚有沙 吹到这双眼
谁又要哭 使你留下 同情其实更惨
分手早已习惯 简单一句话 彼此不用烦
无奈有沙 躲于我的眼 才会令我想喊

要缺席也应典雅一点 将前度一生也怀念
还要到异国出走再开始 愿忘掉他英俊的脸
内心在哭 仍需微笑 谁爱流泪的嘴脸
命该如此 总是离别 任谁也无力再装笑

挣不开这泪眼 因刚刚有沙 吹到这双眼
谁又要哭 使你留下 同情其实更惨
分手早已习惯 简单一句话 彼此不用烦
无奈有沙 躲于我的眼 才会令我想喊

吹沙入眼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李峻一   Composer: 陳輝陽

你有话要讲请你启齿 欲言又止怎似男仕
而我以直觉早猜到一点 又临近分手这一天
内心在哭 仍需微笑 谁爱流泪的嘴脸
命该如此 总是离别 任谁也无力再装笑

挣不开这泪眼 因刚刚有沙 吹到这双眼
谁又要哭 使你留下 同情其实更惨
分手早已习惯 简单一句话 彼此不用烦
无奈有沙 躲于我的眼 才会令我想喊

要缺席也应典雅一点 将前度一生也怀念
还要到异国出走再开始 愿忘掉他英俊的脸
内心在哭 仍需微笑 谁爱流泪的嘴脸
命该如此 总是离别 任谁也无力再装笑

挣不开这泪眼 因刚刚有沙 吹到这双眼
谁又要哭 使你留下 同情其实更惨
分手早已习惯 简单一句话 彼此不用烦
无奈有沙 躲于我的眼 才会令我想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