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冷得真的可怕

看见远处 雨线飘散
又念记起 某逝去片段
永远记挂 某个飘雨晚上
独站雨中 抱木盒泪下
为避了他 常令我困惑
事若到此 人没有说话 默然泪淌下

在夜里冷雨正下 冷得真的可怕
无言的急风 刺痛心绪如麻
情尽有了暗示 别说逼不得已
无聊的争执 破碎的爱到尽时
Wu wu wu

某次生气 眼角已经渗著泪
为著痛心 你视作负累
爱似破碎 抱盒子带著憔悴
为著盒中 有旧信结聚
渐令到他常自觉妒忌
妒忌我竟怀旧爱信物 面容是猜忌

其实盒子里面 只得他的亲笔信
从前当伤心 每每翻信看内容
人渐冷却雨下 记起盒中的信
仍然心不忍 将信里的爱活埋

在夜里冷雨正下 冷得真的可怕
无言的急风 刺痛心绪如麻
长夜冷雨正下 正当心想烧信
然而火点起 方发觉书信属谁
Wu wu wu
流下抱歉眼泪

冷得真的可怕 - Album Versio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冷得真的可怕

看见远处 雨线飘散
又念记起 某逝去片段
永远记挂 某个飘雨晚上
独站雨中 抱木盒泪下
为避了他 常令我困惑
事若到此 人没有说话 默然泪淌下

在夜里冷雨正下 冷得真的可怕
无言的急风 刺痛心绪如麻
情尽有了暗示 别说逼不得已
无聊的争执 破碎的爱到尽时
Wu wu wu

某次生气 眼角已经渗著泪
为著痛心 你视作负累
爱似破碎 抱盒子带著憔悴
为著盒中 有旧信结聚
渐令到他常自觉妒忌
妒忌我竟怀旧爱信物 面容是猜忌

其实盒子里面 只得他的亲笔信
从前当伤心 每每翻信看内容
人渐冷却雨下 记起盒中的信
仍然心不忍 将信里的爱活埋

在夜里冷雨正下 冷得真的可怕
无言的急风 刺痛心绪如麻
长夜冷雨正下 正当心想烧信
然而火点起 方发觉书信属谁
Wu wu wu
流下抱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