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採訪/鍾永豐/林生祥    Composer: 林生祥

水库系筑得屎嘛食得
编曲:交工乐队

曹启鸿(立法委员):「我们应该以谦卑'感恩的心情
来回报我们的环境 而不是糟踏它」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吴锦发(专栏作家'小说家):「上天分台湾按多山 按多森林
就系自然介水库 自然介水库 汝将佢破坏
按汝自家要用堤坝来做一个人工介高山水库 威胁人介生命 第违反天道介做法吧」

林昭通(黄蝶翠谷农民):「...毋好介 松松介 介坏坏介石石头 就丢歇了
厥介硬硬介 过好介石头 石质过好介 就摆下去
就去台北检验 厥介脓实在真系做假喂」
曾秀梅(竹头背农民):「..下庄人卖虾米 漂漂浮浮喂」

刘孝伸(教师,八色鸟协会理事长):「水库筑了要分工业区用水 分厥兜财团赚钱用喂
他们赚钱 我等牺牲 盖冇价值」
钟发仁(大崎下农民):「系美浓水库筑喂话 厥兜砂石车对厥喂过
攻天攻地 净净食尘灰呀 会食死唷」
钟国华(美浓反水库大联盟会长):「做毋得就做毋得咩 冇就照头摆人讲介样喂
畜老鼠喂咬布袋 养蛇会食鸡
明明知呀有蛇哥 汝还去畜 爱畜喂洽风哈」
宋廷栋(教师,八色鸟协会总干事):「蝴蝶仔集就双溪 表示厥还系一个好所在
按好环境拿来做水库 打蔑喂」

钟铁钧(作家):「按好喂地方,挨等一定爱留分子孙。」
钟铁民(作家):「挨等不期待任何介回馈。」
钟平妹(钟理和遗孀):「系真系会挡不住的话,大家就爱死命同佢拚。」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萧文君(研究生):「盖水库只会破坏我们生存的环境,
然后让我们的水质愈来愈不够用。』
丘延亮(社会学者):「在国外任何一滴水都用好几次。」
冯富雄(黄蝶翠谷农民):「厥介高屏溪系好好喂来整治,再过一百年嘛还有水用。」
丘延亮(社会学者):「使得所有的人,特别是高雄市的人也晓得,
这个水库盖了以后,对他们的这个人民跟都市或者家户的用水是没有好处的。」

周克任(屏东县政府秘书):「在屏东平原的角度,那么我们反水库的理由
简单就是三个字–地下水,地下水已经构成这两个区域的生命共同体,
水库建了地下水就不见了,所以屏东平原会反水库。」
钟秀梅(美浓爱乡协进会前任总干事):「厥毋系美浓人过自私介一个行动。」
曾贵海(保护高屏溪联盟会长):「美浓水库介建立对厥三百年来,
将厥土地变做一生一世未来子孙爱生存介土地,发生挑战。」
钟铁钧(作家):「做毋得介佢硬爱做介话,客家人只有一件事会做,
反!反!反!不惜拚命。」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蔡建仁(社会学者):「跟自然和好,跟我们的乡亲父老和好。」
「我们但愿反水库让我们重建美浓。」
钟永丰(美浓爱乡协进会总干事):「因为厥个美浓反水库介运动,
使得大家开始反省水库对弱势族群同生态造成介危害,
所以厥还系一个进步介运动介开始。」

水庫係築得屎嘛食得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採訪/鍾永豐/林生祥    Composer: 林生祥

水库系筑得屎嘛食得
编曲:交工乐队

曹启鸿(立法委员):「我们应该以谦卑'感恩的心情
来回报我们的环境 而不是糟踏它」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吴锦发(专栏作家'小说家):「上天分台湾按多山 按多森林
就系自然介水库 自然介水库 汝将佢破坏
按汝自家要用堤坝来做一个人工介高山水库 威胁人介生命 第违反天道介做法吧」

林昭通(黄蝶翠谷农民):「...毋好介 松松介 介坏坏介石石头 就丢歇了
厥介硬硬介 过好介石头 石质过好介 就摆下去
就去台北检验 厥介脓实在真系做假喂」
曾秀梅(竹头背农民):「..下庄人卖虾米 漂漂浮浮喂」

刘孝伸(教师,八色鸟协会理事长):「水库筑了要分工业区用水 分厥兜财团赚钱用喂
他们赚钱 我等牺牲 盖冇价值」
钟发仁(大崎下农民):「系美浓水库筑喂话 厥兜砂石车对厥喂过
攻天攻地 净净食尘灰呀 会食死唷」
钟国华(美浓反水库大联盟会长):「做毋得就做毋得咩 冇就照头摆人讲介样喂
畜老鼠喂咬布袋 养蛇会食鸡
明明知呀有蛇哥 汝还去畜 爱畜喂洽风哈」
宋廷栋(教师,八色鸟协会总干事):「蝴蝶仔集就双溪 表示厥还系一个好所在
按好环境拿来做水库 打蔑喂」

钟铁钧(作家):「按好喂地方,挨等一定爱留分子孙。」
钟铁民(作家):「挨等不期待任何介回馈。」
钟平妹(钟理和遗孀):「系真系会挡不住的话,大家就爱死命同佢拚。」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萧文君(研究生):「盖水库只会破坏我们生存的环境,
然后让我们的水质愈来愈不够用。』
丘延亮(社会学者):「在国外任何一滴水都用好几次。」
冯富雄(黄蝶翠谷农民):「厥介高屏溪系好好喂来整治,再过一百年嘛还有水用。」
丘延亮(社会学者):「使得所有的人,特别是高雄市的人也晓得,
这个水库盖了以后,对他们的这个人民跟都市或者家户的用水是没有好处的。」

周克任(屏东县政府秘书):「在屏东平原的角度,那么我们反水库的理由
简单就是三个字–地下水,地下水已经构成这两个区域的生命共同体,
水库建了地下水就不见了,所以屏东平原会反水库。」
钟秀梅(美浓爱乡协进会前任总干事):「厥毋系美浓人过自私介一个行动。」
曾贵海(保护高屏溪联盟会长):「美浓水库介建立对厥三百年来,
将厥土地变做一生一世未来子孙爱生存介土地,发生挑战。」
钟铁钧(作家):「做毋得介佢硬爱做介话,客家人只有一件事会做,
反!反!反!不惜拚命。」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 (屎嘛食得)
水库系筑得 (水库系筑得) 屎嘛食得啰 (屎嘛食得啰)

蔡建仁(社会学者):「跟自然和好,跟我们的乡亲父老和好。」
「我们但愿反水库让我们重建美浓。」
钟永丰(美浓爱乡协进会总干事):「因为厥个美浓反水库介运动,
使得大家开始反省水库对弱势族群同生态造成介危害,
所以厥还系一个进步介运动介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