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总是莫名的哭喊
孤单又带点不安
我不明白 谁是对的
当我开始下坠的时候 都是醉的
所以我把他带著走
再戴上项圈就像是带著狗
他叫我给个解脱
跟他的时光怎么会嫌多
那晚悔恨交错 血泪交融
现在尖叫是情话
他骂我禽兽 没听够
身体 我剁了一晚上
熬了几碗汤 再喝个精光
尸块 丢到池塘
我们遇见的地方
未来他出现的地方
别紧张 其他部位还泡在浴缸
但起码他会永远活在我的心上
铁灰的墙壁变成红色
喷的我满脸依旧觉得口渴
忘了相框曾经的完整
疯狂沈浸在他的肉体玩乐
他的心脏 弄在墙壁用力钉上
他的脑浆 把它收进冰箱
他的胸部 拿颜料重新漆上
他是我的这个房间就是礼堂
我不再悲伤
取代的快感使我像浮在天上
我正抓著他的头发
我的狗正吃著他的肉渣
想起你还活著被我硬上
回味你帮我(吃)的印象
一样的舒服 却不再是一样的情况

B級片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总是莫名的哭喊
孤单又带点不安
我不明白 谁是对的
当我开始下坠的时候 都是醉的
所以我把他带著走
再戴上项圈就像是带著狗
他叫我给个解脱
跟他的时光怎么会嫌多
那晚悔恨交错 血泪交融
现在尖叫是情话
他骂我禽兽 没听够
身体 我剁了一晚上
熬了几碗汤 再喝个精光
尸块 丢到池塘
我们遇见的地方
未来他出现的地方
别紧张 其他部位还泡在浴缸
但起码他会永远活在我的心上
铁灰的墙壁变成红色
喷的我满脸依旧觉得口渴
忘了相框曾经的完整
疯狂沈浸在他的肉体玩乐
他的心脏 弄在墙壁用力钉上
他的脑浆 把它收进冰箱
他的胸部 拿颜料重新漆上
他是我的这个房间就是礼堂
我不再悲伤
取代的快感使我像浮在天上
我正抓著他的头发
我的狗正吃著他的肉渣
想起你还活著被我硬上
回味你帮我(吃)的印象
一样的舒服 却不再是一样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