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黃丹儀@Baron Pro 


明明我为人还乐观 为何拿眼泪迎同伴
他都因我性格变悲观 连忙厌弃我转身要般
而情绪跌到无力管 最初失恋怎会这般
忧郁忧到懒理平日外观 泪到口边一刹那滴满

无气力吃亦无需要饮 能知我心只得我医生
谁信药丸可以医好我心 令我抑郁的他都是医生

害怕这世界也都抛弃我 良朋无良方安慰我
茫茫然娱乐乐趣不多 从何时犯了过错 他不敢接触我

害怕我至爱母亲都怕接近我 连仁慈牧师都怕教导我
从前曾完全奉献给他 仍残酷地对我
怕我忧郁到著魔

原来爱到尾还是假 可惜收到他送的花
知道总会爱上情人像他 没有开心可贡献便怕

无气力吃亦无需要饮 能知我心只得我医生
谁信药丸可以医好我心 令我抑郁的他都是医生

害怕这世界也都抛弃我 良朋无良方安慰我
茫茫然娱乐乐趣不多 从何时犯了过错 他不敢接触我

害怕我至爱母亲都怕接近我 连仁慈牧师都怕教导我
从前曾完全奉献给他 仍残酷地对我
怕我忧郁到著魔

谁也会欣赏笑脸 难耐泪海滔天
这忧郁症叫我看真世上嘴脸

这世界已经抛弃我 良朋无良方安慰我
茫茫然娱乐乐趣不多 从何时犯了过错 再不敢接触我

害怕我至爱母亲都怕接近我 连仁慈牧师都怕教导我
从前曾完全奉献给他 仍残酷地对我
怕我忧郁到著魔

雙重打擊 (鍾欣桐)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黃丹儀@Baron Pro 


明明我为人还乐观 为何拿眼泪迎同伴
他都因我性格变悲观 连忙厌弃我转身要般
而情绪跌到无力管 最初失恋怎会这般
忧郁忧到懒理平日外观 泪到口边一刹那滴满

无气力吃亦无需要饮 能知我心只得我医生
谁信药丸可以医好我心 令我抑郁的他都是医生

害怕这世界也都抛弃我 良朋无良方安慰我
茫茫然娱乐乐趣不多 从何时犯了过错 他不敢接触我

害怕我至爱母亲都怕接近我 连仁慈牧师都怕教导我
从前曾完全奉献给他 仍残酷地对我
怕我忧郁到著魔

原来爱到尾还是假 可惜收到他送的花
知道总会爱上情人像他 没有开心可贡献便怕

无气力吃亦无需要饮 能知我心只得我医生
谁信药丸可以医好我心 令我抑郁的他都是医生

害怕这世界也都抛弃我 良朋无良方安慰我
茫茫然娱乐乐趣不多 从何时犯了过错 他不敢接触我

害怕我至爱母亲都怕接近我 连仁慈牧师都怕教导我
从前曾完全奉献给他 仍残酷地对我
怕我忧郁到著魔

谁也会欣赏笑脸 难耐泪海滔天
这忧郁症叫我看真世上嘴脸

这世界已经抛弃我 良朋无良方安慰我
茫茫然娱乐乐趣不多 从何时犯了过错 再不敢接触我

害怕我至爱母亲都怕接近我 连仁慈牧师都怕教导我
从前曾完全奉献给他 仍残酷地对我
怕我忧郁到著魔